第一百七十七章 圣师(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青衣人眼中寒光大放,“你真的想让我杀了你?你想好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白衣人自嘲的笑笑,道:“你?我们不是早都自称为神了么?我们早已经不是人,你跟我这浪费这么多口舌,可不像你平时的作风,看来,你对他们不是有所顾忌的,不是么?”青衣人大怒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我看谁能对我有所威胁。”空气中的风速快速的旋转起来,一道道风的利刃凝结成型,那原本游动的风在化为利刃之后,竟然在青衣人背后凝结,没有丝毫动作的意思,似乎像是等待他命令的傀儡一般。

    白衣人深吸口气,道:“来吧,我到要看看,你这个修补主神有多强的实力能够杀了我。”

    “难道你还看的不够么?你觉得我有多强的实力呢?”青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平静下来,像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已经不会被情绪所左右了,一旦战斗,必将全身心投入其中。

    白色的光芒在白衣人手中凝结,白光渐渐发生了转变,竟然变成了金色,充满神圣的金色,金色的长刀握在白衣人依旧坚定的大手中,他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深吸口气,正视着面前的青衣人,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光明之刃。

    青衣人冷哼一声,道:“你已经失去了光明的纯净,就算有了光明的神圣增加攻击力,又怎么挡的住我的风神之力呢?见识过我的风神刺,这一次。就让你见识我的风神斩吧。”一边说着,在他背后的十数道青光突然融合,一个半圆形的巨大风刃漂浮在他头顶上方,很快,那风刃竟然又变回了先前风刃的大小,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只不过青色的风刃此时已经变成了墨绿色,这种情况念冰再清楚不过了,这是压缩地方法啊!只不过白衣人压缩的是斗气,而不是魔法。

    青色的斗气不断升腾着,青衣人抬起手,捏住风刃的内侧,“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白衣人用行动回答了青衣人,他手中金色的长刀已经高举过头。断喝一声,一道幻影般的金光飘然而出,朝青衣人斩去。

    青衣人冷哼一声,手指一动。那墨绿色地风刃已经飞了出去,没有任何悬念的。那幻影般的金光顿时被实体的风刃撕成了碎片,原势不改地朝白衣人飞去。

    白衣人突然笑了,手中金色长刀变成了点点金光飘散,喷出一口鲜血,那一个个金色的光点在鲜血地作用下竟然变成了金红色,突然向周围一个分散,躲闪过墨绿色风刃的攻击,紧接着又一个收缩,如同百鸟归巢一般朝那青衣人冲去。

    “血噬**。不可能,你怎么会……”他已经来不及惊讶了,面对那无数金红色的光芒,身体立刻快速旋转起来,以身化为龙卷风。与那些金红色的光点融合在一起,只不过,这种融合是带着爆炸声的。

    白衣人口中发出哈哈大笑,眼看着墨绿色风刃已经到了面前,他突然嗔目大喝一声,吉右拳猛的向前挥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风刃正中央击去。剧烈的轰鸣在两边同时响起,空气中的光明与风两种魔法元素剧烈地波动着,斗气的能量在空中弥漫,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他们之间的拼斗似乎已经将一切都撕碎了,当然,也包括他们自己。

    光芒收敛,青衣人勉强漂浮在距离地面一丈左右的地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身上的青衣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染红,至少有七个血窟窿分别出现在他双肩、双腿,以及身上。每一个血窟窿看上去都不大,但完全都是穿透伤,伤口虽然已经被他以特殊方法封闭了,但依旧有鲜血流出,原本冰冷的面庞看上去异常苍白,他身体周围的风系斗气不稳定的波动着,比先前明显削弱了许多。

    白衣人的情况比青衣人理差了一些,从额头一直到胯部,有着一道深深的血痕,他那用来迎击墨绿风刃的手臂已经消失了,血肉模糊的肩膀缀着一丝丝碎肉,身上密布着无数细小的伤口,使他早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唯一没有变化的,就只有他的眼神了,那坚定的眼神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反而战意更盛了。

    “好,好,好,你居然不惜耗费自己的真元用这种方法对付我,看来,我不是小看你了。”青衣人一边喘息着,一边怨毒的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淡然道:“损耗真元算什么,难道被你杀了以后,我还会有什么真元吗?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的实力,我承认,你确实有着修补主神的实力,否则,你也不可能在我以本命真元为代价的攻击中还能躲避过要害了。”

    青衣人道:“本来,我从一开始就没想杀过你,这一切都是你逼的,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你自称为圣师,难道,神圣就真的能救你么?光明元素对你的伤是无效的,以你现在所受的创作,就算能够治好,也不可能恢复原本的实力了。”

    白衣人笑了,虽然他那被鲜血覆盖的脸笑起来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是,他的气势却依旧像开始时那样强盛,甚至尤有过之,“怎么?你怕了吧。你怕那些主神们向你报复。”

    “确实,我怕惹麻烦。”青衣人到了这时候,似乎已经不再顾及自己的面子了。“因为我怕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只想要你手上那件东西,在神之大陆上,没有什么比生存更加重要的事,就算是已经达到神级的你我也不例外,为了生存下去。一点恐惧心理又算什么?看来,你那臭石头地外号一点错都没有,你这死硬的脾气恐怕真的要带到地下去了。”

    “是啊!我的脾气是臭,只要是我决定的事,断没有改变的道理。我知道你还有动手的能力,动手吧,杀了我,或许你能从我身上找到那件东西。”白衣人的声音并没有任何情绪存在。仿佛他说地并不是自己的生命。

    “你真的就不怕死?”青衣人恨恨的道。他身上的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着,但鲜血地大量损伤以及能量消耗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补回来的了。

    “死?死和生有什么区别么?在这片神之大陆上,生又有什么意义?我来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我看到了些什么?你又看到了些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忘记吧。在这片大陆上。不论是自称为风神的你,还是被人称为光明神的我,都只不过是一个为了生存而不断努力地人,什么神。所谓的神还不都是人么?如果神真地像我们活的这么窝囊,恐怕他也会自己了断。对我来说,生活在这毫无乐趣,充满死寂的世界中,到不如去死的好。”

    青衣人叹息一声,道:“原来你早已看开了,可惜,我还没有看开,所以,那件东西我必须要。”淡淡的青光逐渐在他身体周围凝结着,化为一道道细小的风刃。逐渐呈现在两人之间的空中。

    白衣人也想调动自己的斗气,可惜的是,他地伤实在太重了,已经无法将斗气凝结成形,只能在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乳白色的光芒。不屈的看着面前的青衣人。

    “好了,她也,该落幕了,有什么好打的。”尖锐地声音响起,令原本蓄势待发的青衣人脸色大变。在神之大陆上,所有神人都是异常自私的,有的时候,为了生存甚至不惜吃掉同类来补充自己,所以,在神人们之间,最怕的就是当自己虚弱时遇到其他神人,因为,没有谁会犹豫什么,哪怕是好朋友,也可能成为致命的根源。神之大陆上虽然环境极差,但在这片大陆上却有着许多特殊矿物,这些矿物被神人们以各种方法制作成保命的物品,都是非常珍贵的。实力越强的神人,这些器物就越多,可惜,青衣人与白衣人身上的护具和兵器早都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掉了,否则两人也不会发展到最后能量相拼的结局,突然遇到外人,青衣人又怎么能不吃惊呢?

    拿度和界伤从暗处走了出来,其实,以他们的实力本来不足以瞒住相互拼命的二人,只是因为二人在打到这里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实力,再加上到了最后拼斗的关键,才大意的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气息,毕竟,这里距离禁地死神瀑布不远,平时是很少有神人来此的,所以二人并没有太多在意。

    拿度和界伤脸上的喜色是难以掩盖的,那强烈的欢喜之意看得刚刚从雷劈中恢复过来的念冰心中一阵恶心。

    拿度和界伤分别走向青衣人和白衣人,两人身上都腾起了淡淡红光,火属性的斗气围绕着他们的身体不断的波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似的。

    青衣人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插手我的事,知道我是谁么?”

    拿度狡猾的一笑,道:“你是谁?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想知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要求你拿出什么东西赎命的,直接把你们杀了,剩余的东西不就都是我们的么?以你们的实力来看,身上的好东西应该不少吧。而且,吃了你们的肉,说不定是大补呢。嘿嘿。”

    青衣人眼中冷光更盛,那些原本准备对付白衣人的风刃缓缓收敛到自己身旁,“好啊!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人黑吃黑,那你就来吧,看看我们谁会先死。”

    拿度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贪婪了,”如果平时,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作为一个半神,我们与你们这些神有着很大的差距,在你们眼中,我们甚至连蚂蚁都不如,不过,以你现在的状况,还能做什么呢?我的实力虽然不强,但就凭你这几个风刃,想对付我一个半神,似乎还不太可能吧。“一边说着,他身体突然向前冲去,整个人凭借着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幻化出三道身影,三道红光分别从三道身影处发出,红光在空中凝结成一股,骤然向青衣人攻去。拿度很聪明,他知道对付青衣人这样的强弩之末用纯力量的方法最好用,毕竟,对方的斗气已经所剩无几,但对方的战斗经验还在,如果纠缠下去,一旦对方有什么能够恢复实力的方法可就不妙了,所以,他一出手就用出了全力。斗气在空中带出凌厉的空声,那灼热的斗气使空气随之燃烧,直奔青衣人胸口而去。

    白衣人没有说什么,朝他走去的界伤同样没有吭声,只不过他的动作却丝毫不比拿度慢什么,同样是红色的斗气,同样的攻击方法,直奔白衣人而去。

    白衣人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甘的光芒,他并不怕死,但死在这样拣便宜的小人手中,他又怎么能甘心呢?他到宁可死在青衣人手里,至少那青衣人是凭本事战胜他的。比这样窝囊的死要强多了。可惜,他那光明斗气现在也只能起到一丝护体的效果了,根本无法再与对方抗衡。于是,他挺起胸膛,就算要死了,他也要死的像个男人。

    轰——,青衣人的身体应声抛飞,在空中鲜血狂喷,他那些风刃已经完全消失了,先前已经止血的七个伤口再次流出了鲜血,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的胸前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身体不断的抽搐着,又吐出一口鲜血,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气息,但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别说战斗,是不是还活着都很难说。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