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药物中的灵欲合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他们都不知道,那个连念冰也不认得的奇异果实是一种固本培元的上佳补品,名叫紫欲果。如果是普通人吃了,只会是补品的作用,会将人体内的杂质清除。但他们两个一直苦修魔法,又都拥有了可以吸收先天之气的先天领域,身体早已绝没有什么杂质了,在这种情况下,紫欲果就充分展现出了另一种功效,瞬间使他们的**达到了颠峰,使他们焕发出人类最原始的本能。

    冰云那迷离的目光注视着念冰,念冰灼热的目光也同样看着她,冰云呢喃般地呻吟着,“念冰,我,我好难过,我……”喘息声代替了后面的话,她的神志已经朦矓了。此时此刻,念冰在她眼中显得更加英俊,尤其是那阳刚的男子气息使她身心俱醉。

    念冰的精神力远比冰云要强大的多,此时他灵台处还有一丝清明,但是,一听到冰云的呼唤,他最后一丝神志也崩溃了,看着那修长圆润的美腿,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克制心中的火热,低吼一声,猛地扑了上去,在那厚实的皮毛垫子上紧紧拥住冰云的娇躯.

    两个滚烫的身体抱在一起,仿佛天雷勾动地火般一发不可收拾,念冰深深地吻上了冰云的唇办,但是与上次不同,这一回,冰云竟然激烈地回应着,两人气息相通,在彼此眼中,只有完美的对方。男人舆女人天生就是相互吸引的,身体的强烈刺激使他们很快就解除了身上的束缚.当念冰完全接触到冰云那充满弹性的**时,不禁呻吟一声,紧紧地楼住她,又一次开始了对这冰雕玉琢般娇躯的侵犯。只不过,这一次虽然他已经失去理智,却远没有上次那么狂野,惟恐伤害到怀中的可人儿。

    抚摩着冰云那滚烫的娇躯,充满热力的大手所过之处必然会带来阵阵颤抖,在这之前,他们毕竟都没有经历过这些,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涩,但一切又都是如此圆融。

    湿润的花办鲜艳欲滴,仿佛在等待着阳光的滋润,肌肤因为激动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冰云身上那美妙的处子幽香变得异常浓烈起来,而念冰身上也充满了男人的阳刚气息,代表着阳刚的剑已经竖起,坚硬得仿佛可以摧毁一切阻碍,而那温软湿润的花办微微开合着,似乎在等待着阳刚的到来。

    “啊——”冰云发出一声带着些许痛苦的呻吟,双手、双腿紧紧地缠绕上了念冰的身体,美丽而圣洁的花办,终于吞食了那实质的阳刚。

    疼痛无法掩盖那充实的美感,两滴清泪顺着冰云脸旁滑落,她保留了十八年的贞洁就这么失去了。

    摩擦着花办,强烈地刺激着花蕊,念冰的阳刚终于来到了花心深处,他们的身体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再也无分彼此。他们的灵魂在碰触着。念冰没有动,那温暖的地方使他生出倦鸟归巢般的感觉,冰云每一次颤抖都会给他带来莫大的快乐。

    灵与欲的结合,令他们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内心世界,原本隐匿于心底的感情再也无法抑制,他们动了。念冰开始时动作很慢,但每一次冲击都异常坚定,两人同时发出低低的呻吟,随着快感的不断攀升,念冰的动作越来越快,而冰云的呻吟中也似乎有了几分哭音。

    外面世界的冰冷与洞穴中的温暖截然相反,就在冰月帝国寒冷的初冬,念冰与冰云都经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他们向彼此献出的,都是自己的童贞。

    **一浪一浪地升起,每一次跌落都是下一波**的前奏,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念冰最后一次用春雨滋润着冰云那美妙的花心时,他们同时发出了满足到顶点的长吟。

    一股冰冷至极的气流顺着念冰的阳根输入体内,他只觉得全身一震,体内原本的灼热逐渐消退了,精神不但没有因为过度的疲劳而萎靡,反而比之前更加旺盛,他清晰地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哪怕是毛发的波动也无法逃过他的精神力。

    冰云突然紧紧楼住念冰,俏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她的娇躯在剧烈的痉挛着,念冰反楼住她的娇躯,已经清醒过来的他还来不及思考,只是想让冰云在自己怀中更舒服一些。

    但是,当念冰环绕住冰云的玉背时,突然发现自己摸到了两块硬硬的东西,而且是充满冰冷的东西,此时,他的身体还与冰云紧密地结合着,心中一惊,在精神力的作用下,凭借风元素把他们的身体带得漂浮而起,换成了站立的姿势,而冰云那双充满弹性的修长**依旧盘绕在他的腰上,念冰一手楼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臀部,因为换了个姿势,使阳刚更加深入,痛苦中的冰云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就在念冰不明白怎么回事,准备用光系魔法为她治疗之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冰云原本滚烫的娇躯定然变得冰冷起来,下身急剧收缩,使念冰刚刚因喷射完即将退出的阳刚在强烈刺激中再次昂扬,冰云仰天发出一声嘹亮的凤呜,一对巨大的蓝色羽翼从她背后飘然而出,巨大的羽翼张开,上面湿润的羽毛逐渐挺起,变成了一双闪烁着晶莹蓝光的翅膀。

    念冰完全惊呆了,冰云伏在他的肩头上不断地喘息着,而她那一头冰蓝色的长发也开始发生了变化,由原本的冰蓝色逐渐变成了墨绿。

    冰云紧紧楼住念冰的脖子,她那对巨大的羽翼将两人**的身体包裹起来,樱唇轻启,呢喃着,“冰,爱我。”

    冰云那梦吟般的声音再次激发起了念冰心中残留的欲火,他没有改变姿势,就那么站着,轻轻抛动着冰云的娇躯,密切地结合将他们逐渐送入了另一座高峰之顶。

    当一切终于都归于平静之时,念冰已经深吻着冰云的芳唇,两人的喘息逐渐平复下来,眼中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清澈,只是冰云那对蓝色的羽翼依旧,柔软的羽毛轻轻地摩挲着念冰的背,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因为根本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他们都猜到问题出在那紫色的果实上,可是,一切终究已经发生了。

    良久,念冰搂紧冰云的娇躯,低声道:“还疼么?”

    “恩。”冰云低下头,埋入念冰怀中,轻声答应着。她现在已经不愿去想未来,只希望就这样和念冰待在一起。

    “对不起。”念冰轻叹一声。

    “这次不怪你,是我下的‘毒’”冰云的声音几不可闻,但念冰还是清晰地听到了。

    “你的头发怎么变了颜色,这翅膀是?”念冰问出心中疑惑。

    冰云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翅膀是怎么回事。我的头发本来就是这个颜色的,只是因为长时间修炼冰系魔法,自然变成了冰蓝色。”

    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令他们都有些茫然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只是这么紧紧相拥,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地寂静。

    就在这时,洞外突然响起一声嘹亮的长吟,声音由远而近,移动的速度极快,而目标显然是他们这个洞穴。念冰心中一惊,赶忙松开搂着冰云的双臂,从地上一跃而起,拉起一件自己的衣服穿上了。

    冰云也清醒过来,全身一震,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你别动,我出去看看。应该不是你师傅,这似乎是斗气发出的啸声,来人很强。怪了,怎么好象是直线朝咱们这个方向找来的。”

    一边说着,他整理好衣服朝外面走去。

    “别去。”冰云发出一声低呼。

    念冰扭头看了一眼神色有些慌乱的冰云,微笑道:“放心吧,祇要不是你师傅,我都有办法应付的。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他此时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魔法力非常和谐地率动着,先天之气在与冰云的交合中似乎又有所增长.

    没等冰云再阻止,念冰已经飘身而出,大石的移动声中,他离间了山洞。

    冰云完全呆滞了,她没想到自己对念冰的设计竟然会在这时候出现,她的心完全乱了,连衣服都没有穿,就那么呆呆地躺在那裹,伴随她的只有念冰留下的余温。

    出了洞穴,念冰先给自己身上施加了一个风翔术,不论面对任何敌人他都不会大意,何况从啸声看,这来的敌人实力极为强人,至少也是武圣级别的高手。但他对自己却很有信心,凭借进阶不久的天眼领域,只要对方没有上升到神师那样可怕的存在,他都有把握对付。只是他很奇怪,这急切的啸声为什么听起来有丝熟悉的感觉呢?难道并不是敌人么?

    远远地,两道矫捷的身影如同星丸跳跃一般朝自己所在的方向飞速而来,念冰凝神看去,她们的身体居然是在飞翔,而且是真实的飞翔,因为,在她们背后都有着一对火红色的翅膀,偶尔在地面上轻微借力,在他眼中逐渐变大。

    “啊!这不是凤族的王族之羽么?凤族的人?会是谁呢?”

    很快,念冰在惊疑不定中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子,他吃惊地发现,来的这两个人他都认识,而且,和他阀系极为密切!左边的一个,正是一头粉红色长发的凤女,而右边的,则是自己认下的干妈玉如烟。看她们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赶了很长时间的路,脸上的焦急是非常明显的。

    如果换做平时,念冰再见凤女一定会兴奋得跳起来,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突然看到风女,他却有种害怕的感觉,强烈的愧疚不断撕扯着他的心,毕竟,他刚刚和冰云……

    但是,再怕面对也终究要面对,念冰是一个男人,他绝不会选择逃避,仰头发出一声长啸,在风翔术的作用下迎了上去。

    凤女和玉如烟也发现了念冰,两人眼中同时流露出一丝惊讶,但当她们认出念冰时,顿时流露出惊喜之色。凰女一个加速,猛地来到念冰身前,想要投入他的怀抱,又顾忌身后而朱的玉如烟,但她还是拉住念冰的大手,激动地道:“念冰,你怎么会在这裹?啊!你的头发,你的头发怎么了?”所谓关心则乱,她一看到念冰那满头白发,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念冰握着凤女温暖的小手,一时间百感交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祇是修炼魔法引起的变化而已。你们怎么来了,妈,您和凤女已经相认了么?”

    玉如烟张开背后羽翼漂浮在凤女身旁,微笑道:“当然已经相认了,念冰,真要谢谢你啊!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女儿。”说到这裹,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凤女,眼中满是慈祥之色。对于凤女和念冰亲热的样子,她假装没看见,同样将疑问放在了念冰的头发上,“你的头发怎么会变白了?以我修炼多年的经验,从没听说过哪一种修炼方法会令头发变成白色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那天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将风女送出寒岭之后,凤女惦念着自己的身世,用最快速度赶到了奥兰城,当她再一次进入蓝羽公爵的府邸时,没有耗费任何时间就见到了玉如烟。玉如一烟看到她手中拿着的玉瓶,已经明白了一切,大喜之下将凤女抱入怀中。

    突然有了父母令凤女有些难以接受,但玉如烟真切的感情却感染着她的心,经过几个月的适应,她终于发自内心地认下了父母,与父母团聚在一起。

    念冰摇了摇头,道:“妈,真的没什么.您也知道,我修炼的是多系魔法,比较奇怪,而且我又开通了先天领域和天眼穴,才会有这些变化的。”他不希望玉如烟和凤女为自己担心,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再说出来呢?

    “妈,你们怎么会突然来了冰月帝国,发生了什么事么?”念冰试探着问道。

    玉如烟叹息一声,道:“念冰,你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还和你拌过嘴的晨晨么?晨晨虽然没有继承我的凤族王族血脉,但因为我们凤族的一些特殊性,彼此之间有很强的联系,不久前,我突然接到了晨晨的求救信号,她的求救信号发得很急,似乎遇到了极大的危机,一发现这情况,我立刻和凤女日夜兼程地赶了过来。通过凤族血脉,刚才我特别清晰地感觉到晨晨就在附近。我们待会儿再叙旧,晨晨很危险,我们必须先将她救出来,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她显然非常焦急,腾身而起,闪电般冲了出去。凤女一拉念冰的手,也赶忙跟了上去。

    此时此刻,念冰的大脑中除了恐惧以外,已经再没有其他感觉,因为他联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令他会感觉到万劫不复的可能。他祈祷着,祈祷这一切不是事实。但是,事实却终究是那么残酷的,玉如烟的目的地,正是他和冰云居住了十天的洞穴啊!

    刚一到洞口,玉如烟顿时展现出她强悍的一面,右腿横扫,银色斗气激荡而出,轰然巨响中,洞口的巨石顿时被她轰成斋粉,斗气瞬间大放,将石粉逼迫在外,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玉如烟没有任何犹豫地,全身在银色圣斗气的保护下以最快速度冲入了洞穴之内。

    凤女拉着念冰紧随其后,当她看到洞口处那还没收起的厨具时不禁楞了一下,这些厨具她太熟悉了,不禁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念冰。就在她准备发问之时,却听到了玉如烟的惊呼声,心中一紧,赶忙拉着念冰冲入内洞之中。

    当凤女拉着念冰冲入内洞时,顿时看到眼前**的一幕,绝美的冰云低着头,看也不敢看玉如烟一眼,背后那冰蓝色的羽翼护住她那白皙的**,地上那厚实的皮毛上还残留着**的气息,尤其是那一片血色痕迹,是如此明显.

    “晨晨,晨晨你……”玉如烟猛地上前几步,捧起了冰云的俏脸。

    冰云那动人的俏脸上满是惶恐之色,娇躯微微有些颤抖着,芳唇轻启,“妈——”

    轰——刹那间,念冰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大脑炸开了一般,他心中最恐惧的猜测终于验证了,冰云竟然会是干蚂玉如烟的女儿。就是当初那个在官道上和自己抬杠的可爱小女孩儿,大脑中陷入了一片空白,思绪将他带到了若干年前的一幕。

    “小色鬼,谁让你这么看我妈妈的。”

    “你干什么,不许你抱我妈妈。”

    “晨晨,你干什么?”

    “妈妈,他为什么叫您妈妈啊!您只是我一个人的妈妈。”

    “那也没我可爱,他胖得都像个球了,难看死了。”

    “妈,您怎么能把天华牌给他?我管您要那么多次您都没给我呢。”

    ……

    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真实,那身穿白色连衣裙,墨绿色短发刚刚过耳,一脸娇憨之色的小女孩儿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冰云,冰云就是晨晨。

    玉如烟抚摩着冰云那冰蓝色的翅膀,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晨晨,你的王族之羽竟然觉醒了,原来你真的是凤族千年难遇的冰凤之体,怪不得当初你师傅说你天性属冰,不适合和我学习火属性斗气。”猛地,她分开冰云的翅膀,拉起她那白嫩的左臂,看到那洁白无瑕的玉臂,玉如烟全身大震,“晨晨,你的守宫砂呢?是谁坏了你的贞操?”

    愤怒,如同火焰一般围绕着玉如烟的身体疯狂燃烧着,强烈的杀机弥漫在整座山洞之中。联想到女儿的求救和眼前的一切,不用再多想什么,她也认定女儿是被人强暴的。

    冰云全身一颤,她没有抬头去看念冰,而是低下头,全身有些颤抖着垂泣道:“妈,您别问了,都已经过去了。”

    凤女松开念冰已经有些冰冷的手,一个箭步来到冰云身前,蹲下娇躯,“是谁?晨晨,告诉我们是谁坏了你的贞操?”

    冰云抬头看向凤女,凤女那丝毫不逊色于她的绝美容颜不禁令她心中一惊,“你是……”

    玉如烟道:“她是你姐姐,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姐姐么?她没死啊!妈妈又找到她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晨晨,你快告诉妈妈,是谁迫害了你。妈妈不怪你,妈妈一定要将那个混蛋碎尸万段替你报仇。”

    “不,不……”冰云用力地摇着头,晶莹如水晶般的泪水挥洒而出,她的娇躯颤抖地更加剧烈了,她心中早已经没有了恨,在灵欲合一攀上一个又一个高峰时,所有的怨恨都消失了。她不怪念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下毒而引起的,而且,她现在并没有一点后悔的感觉,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就在自然中结束了。

    “晨晨,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混蛋对你做了什么?别怕,有妈妈在,还有你师傅,没有人再能欺负你了,乖,告诉妈妈,究竟是谁,是谁?”说到最后,玉如烟身上散发的杀机已经如同实质一般。当初因为失去了凤女,当她和蓝羽公爵有了蓝晨之后,格外疼爱,但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蓝晨却必须要到冰神塔去修炼,每年也只能回家一次而已,玉如烟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居然会被人**了,面对这个事实,她几乎心痛得无法呼吸。她的身体在颤抖着,强烈的愤怒和杀气使她那庞大的斗气不断波动。

    一声长叹在玉如烟和凤女背后响起,“妈,您不用问她了,那个人就是我。”

    玉如烟和凤女猛地回过头,只见念冰正一脸平静地看着她们。身形一闪,玉如烟已经来到念冰身前,她的嘴唇颤抖着,“你?念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念冰平静地看着玉如烟和凤女,道:“您说的那个混蛋就是我,是我坏了冰云的清白。”

    虽然凤女在一进洞穴内看到那些厨具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但她心裹却不愿相信,此时赌念冰亲口承认,俏脸上血色尽褪,看着念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光影一闪,玉如烟已经欺到念冰身前,一把抓住念冰的前襟,颤抖着道:“你,是你?怎么会是你?”

    念冰深吸口气,“妈,就是我。是我将冰云抓来这裹,也是我……”

    “不要再说了,不要叫我妈,我没你这样的儿子。”玉如烟状若疯狂地一把将念冰甩了出去,重重地撞在洞壁上,发出砰地一声,念冰没有反抗。玉如烟这一下用力极大,即使以他那龙的体魄,还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全身仿佛散架一般疼痛。毕竟,玉如烟是极为接近神师的强大存在。

    凤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紧抱住玉如烟的腿,泪水布满她那苍白的娇颜,泣道:“妈,不要啊!”

    玉如烟此时已经气怒攻心,愤怒地道:“凤女,他**了你妹妹,你的亲妹妹啊!这等禽兽留他做什么?”左手一挥,拍在凤女肩膀上,顿时将自己的大女儿禁制住,她很明白凤女与念冰之间的感情,不想被凤女阻止,右手光芒一闪,由斗气凝结成的银剑化为一道闪电朝念冰刺去。不过,虽然在极怒之下,她还是留了情,银剑所指的,是念冰的右胸,而不是心脏.毕竟,没有念冰她就认不回自己的大女儿,而且,她心中也潜藏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念冰根本没有躲,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就算他天眼领域开放到最大程度也无法挡地住玉如烟全力一挚,看着瞬间放大的银光,他心中反而有了一丝解脱的感觉.当他知道冰云就是晨晨的时候,根本不知该如何面对玉如烟,更不知该如何面对凤女,或许,也只有结束自己,才是最好的解释吧。

    就在念冰准备坦然受死之时,一道蓝色的身影突然如闪电般横移,瞬间挡在他身前。

    连冰云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但是,在强烈的恐惧下,她竟然真的做到了。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依旧没有完全挡住念冰的身体,玉如烟那原本攻向念冰右胸的银剑,从她左胸心口处一穿而过,带起一片血色光彩,再穿过念冰的右胸,巨大的穿透力将两人同时钉在了墙上。

    “冰——云——”

    “晨——晨——”

    惊呼声同时响起,谁也没想到冰云竟然会做出如此选择,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银色的斗气剑消失了,鲜血狂涌中,冰云与念冰的身体相互紧贴着滑倒在地。

    念冰的伤虽然重,但却并不致命,可是,那银色的斗气剑却正是从冰云胸口部位一穿而过.玉如烟反应极快,闪电般来到两人身前,右手光芒两闪,立刻封住了冰云胸前的伤口,使鲜血不再外流,但舆此同时,她的心也沉入了谷底,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冰云的生命力因为心职贯穿而飞速流逝着。失手杀了自己的女儿,使玉如烟大脑发出嗡的一声,险些昏倒,“晨晨,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你……”

    念冰挣扎着坐起来,也不管自己的伤势,紧紧地将冰云搂入怀中,“冰云,你怎么这么俊?为什么?不值得啊!”

    冰云的脸色爱得异常惨白,背后那对蓝色的羽翼已经悄悄地收回体内,虽然心脏被贯穿,但凭借着原本强大的先天之气维持着,她一时未死,看看母亲,再看看念冰,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凄然,“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吧……,我……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只有这样……才是……对……师傅最好……的……交代……。妈妈……,……您……不要怪……念……冰……,……我……也不……怪……他……,他……并没有……强迫我……,是我……愿意……的,是……我……自己愿意……和……他在……一起的……。妈……妈,妈……妈……”冰云的气息燮得越来越微弱,冰凉的下手正在无力下垂。

    “不——”念冰悲吼一声,“该死的是我才对,冰云,你一定要坚持住。”一边说着,他疯狂地将自己体内的先天之气毫无保留地输向冰云,强行护住她那已经崩溃的心脏,妄图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但是,所谓药医不死病,心脏的机能完全被圣斗气破坏,冰云又怎么可能再活下来呢?

    冰云的精神在先天之气支持下好转了一些,她抬起手,摩挲着念冰的面庞,微笑道:“知道……么?虽然我……们一直是……对立的,但是,我……早己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你,直到刚才……我心中……充满恐惧之时,才发现……这一切。可惜,已经……太……晚太晚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冰灵师姐……会因为你……父亲而背叛……师傅,爱,果然……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着,答应……我。”

    “不、不,冰云,你不会死的。”念冰哭了,他紧紧握住冰云那抚摩在自己脸上冰冷的小手,心中充满了恐惧,猛地,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玉如烟,“妈,您是凤族第一高手,冰云也是您的女儿,应该也拥有凤族的身体,我知道您一定有什么凤族的秘法能够救活她,对不对?一定能的。”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