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父母的真正情况(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看着冰云那鲜艳的红唇开合,再感受着她身上所穿魔法袍下那柔滑的肌肤.念冰不禁心中一荡,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次要逼问冰云的计划,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下,不断将熊掌喂入冰云口中。看著她吃下自己所做的美食.渐渐生出一种满足的感觉。让她依靠的肩膀动了动,抬起手楼住她的娇躯,让她坐的更舒服一些,一会儿的工夫,整整一只熊掌已经全部进了冰云的肚子,念冰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停止了喂食。

    冰云有些意尤未尽的看了一眼另一只熊掌,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与念冰的关系,在熊掌带来的能量下.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用力狰扎了一下。念冰用自己的衣袖给冰云擦了擦嘴,扶着她重新躺回熊皮之上。自己则生在一旁.将另一只熊掌风卷残云般吃了下去。一边吃著,他一边偷眼观察冰云,冰云目光又变成了呆滞的样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就那么躺在熊皮之上。念冰发现,自己似乎很留恋先前抱她时的感觉。

    吃完熊掌,念冰将东西都收拾了一下,这一只冰熊,足够他们两个吃上一个月了,以冰魔法封存,也不怕它破坏。当收拾好一切他再次返回洞穴内时,冰云已径闭上了眼睛,但却并没有鼾声传出。

    念冰在她身边不远处坐了下来,冰云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他只能从魔法袍外看到邢动人的曲线而已,想起自己侵犯冰云时地样子。心中不禁一荡,道:“冰云。我知道你没睡着.不如这样.我们谈谈如何?请你相信.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地意思.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

    冰云猛的睁开双眼,念冰又看到了那充满怨恨的双眸,“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就算你杀了我。我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恨你。”

    念冰有些目瞪口呆的道:“这个,这个,当时我确实没有克制住自己,不过。最后关头我能停下来已经与自己斗争半天了,还好没有坏了你的清白,我知道你恨我。但也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啊!或许你师傅现在已在寻找你了,但我说过,她根本不可能我到这里来。”

    冰云许玲十也着著念冰,“从小到大。除了我父亲以外,还没有一个男人碰过我,你先后两次如此侮辱于我.还说没有破坏了我的清白。”

    念冰苦笑道:“做都已经做了。那你想怎么样?要不我让你摸回来?”

    “你………”冰云气得全身一阵颤抖,“你卑鄙,你无耻,你下琉,现在你要是不杀了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冰云愤怒的样子,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好啊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看来,不论我怎么说你都不肯告诉我父母地下落了。那好吧,我也不逼你,你放心,我也绝不会再侵犯你,我们就在这里耗下去好了,我有的是时间,除了不能离开这里以外,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起居,我们就在这里生活上一段时间好了,什么时候你觉得烦了,就告诉我我想知道地事,我立刻就会放你离开,至于你想怎么报复,我等著。”

    “谁要和你在这里生活。”冰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从熊皮上坐了起来,恨恨的看著身旁地念冰,挥手就向他脸上扇去。啪,念冰英俊的面庞上多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打了他一巴掌,反而是冰云自己楞住了,下意识的道:“你怎么不躲?”念冰轻叹一声,道:“之前冒犯你是我不对,受你一掌也是应该地,你要是不解气,再打两下就是。”

    冰云又抬起了,但她的手却没有落下,“哼,你想的美,我就不打你,我就要让你受到自己内心的谴责。”

    念冰嘿嘿一笑,道:“你是这么想的么?你也说了,我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一个小人会为了自己做的事而惭愧?那你也把我想的太纯洁了。不过,说实括,冰云小姐你的身材还真是不错。”

    “你………”冰云杨起的手终于又挥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却被舍冰握住了手腕,“刚才不打,现在可不让了。”念冰将冰云送回熊皮上,用熊皮把她的娇躯裹起来,冰云想要狰扎,却听念冰道:“你最好保持现在的样子不要动,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现在只穿我一件魔法袍,里面可全是真空的,万一我又一次兽血沸腾了(hoho,兽迷有要骂咯!手打留),我可不能保怔还会在最后关头停下来。”

    一听念冰这么说,冰云立刻停止了狰扎,一边狠狠的看着他,一边拉紧身上的熊皮,只露出头在外面,“念冰,你小心吧,说不定在你做菜的时候我就扔个刀片进去.让你吃的肠穿肚烂。”念冰嘿嘿一笑,道:“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我清楚的很,现在你用不了魔法,上哪里去找刀片?而且,就算我真的吃了刀片恐怕也死不了。”

    冰云干脆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怎么说也不可能说的过念冰,只会自己我气受,合上双眸,她不断凝聚着自己失去的精神力,寻找与魔法力联系的办法.只有恢复实力才有可能逃出这里。见冰云不再理会自己,念冰转身向外走去,他有句话并不是骗冰云的,如果再多看几次她那动人的身体,恐怕念冰真的会把持不住。

    念冰刚从内洞走出去,冰云就挣开了眼睛,她用最快的速度从自己头发中摸出一支长约三寸,白玉制作的小管,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但那小管上却散发着一层莹润的光泽。冰云眼中地恨意强盛起来,她似乎已经看到念冰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念冰与冰云两人就这么耗上了,除了限制了冰云地魔法力和自由以外,舍冰对她的照顾非赏细致,每天都换着样的给她做各种美味的食物,内洞中已径被各种动物的皮毛布满,再加上魔法火焰的不断燃烧,使冰云根本不会有寒冷的感觉。念冰知道她喜欢干净,甚至用风系魔法在洞穴内开凿了一个深达半丈地坑。再以冰,火两种魔法弄出热水给她洗澡。从那天开始,冰云很少跟念冰没说话,饭菜做好就吃,热水弄好她就洗藻。念冰并没有和她一起住在内洞之中,自己在外面洞口处修炼,他每天都会询问冰云一次关于父母的事。冰云也不理会,两人都在等待着。只是等待的东西不同而巳,十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每当念冰做饭地时候。冰云都会主动跟在他身旁,趁念冰一不注意,就扔点石块之类的东西进锅,可惜的是。每一次都被念冰察觉,念冰也没有责怪过她什么,只是重新再做一次,依旧让她吃到满意。每天吃着极品美食,与刚到这里时相比,冰云那白哲地肌肤变得更加莹润,原本疲弱的娇躯也显得丰满了一些,看上去更加动人了。

    “冰云,我回来了。”念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正在盘膝案想的冰云睁开眼睛,看着念冰那高大地身影出现在洞口处。黑暗魔法的禁魔咒她试了不知道多少次,每当她突破一层禁制时,都会被念冰立刻察觉,重新在她体内再次布下禁制。

    念冰将手中东西放在一旁,微笑道:“你着,这是我在不远处一座山谷中找到的,那里是一个小盆地,温度比这边高了不少,居然还有植物生长,这种果子你认识么?能不能吃?”说着,他指了指自己拿回来的东西。冰云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颗颗紫色地果实,龙眼大小的果实散发著轻微的芳香,一颗颗晶莹剔透如同宝石一般。她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果子,吃就是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她的声音已经没有那么冰冷了,虽然对念冰依旧充满敌意,但却已经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有一点念冰判断错了,冰云并不害怕孤寂,以前在冰神搭修炼时,比这里还要冷清的多,每天只吃一点干粮.哪有品尝着念冰所做的顶级美食美妙?何况,虽然她恨念冰,但有念冰每天跟她说话,根本就没有寂寞的威感觉,除了失去了自由和不能控制魔法.这里的生活反而比冰神搭要舒服多了,而且,念冰从那天以后,连碰都没再碰过她一下,心中虽然恨意依旧。却也不那么强烈了。

    念冰笑道:“算了,那还是不吃了吧,我可舍不得死呢,冰云,你就算不告诉我冰神搭中的事,那你告诉我,我父母是不是真的没死?”

    看着念冰那充满期望的眼神,冰云心头一软,没有吭声,却轻轻的点了点头。念冰大喜,“真的,那太好了,他们没死,他们竟然没死。”他兴奋的跳了起来,却忘记这洞穴在开凿时只有两米高,砰的一下,头顿时撞在了洞顶,虽然他的身体结识的很。但还是撞了个头昏脑胀,惊呼一声摔倒在地,捂着脑袋痛呼出声。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看著念冰那狼狈的样子冰云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念冰拾头向她看去,笑起来的冰云竟然如此之美,美的今人窒息,他的眼神完全呆滞了,“冰云.你笑起来真美.为什么老是板着脸呢?”

    冰云楞了一下,脸上笑容收敛,冷哼一声,道:“只要你倒雾,我当然开心了,我凭什么要笑给你着。”念冰微微一笑,坐了起来,道:“好,不笑就不笑,不过,不管怎么说,也要多谢你告诉我父母的情况。个天咱们加几个菜,我多给你做几个菜,算是感谢吧。”说着,他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看著念冰离去的身影,冰云的目光逐渐变冷,转向地而那些紫色的果实,那真是毒药么?师傅曾经说过,毒的东西色彩就进鲜艳,这果实着上去如此漂亮,很有可能是剧毒之物,可是,要不要委死他呢?冰云的内心烈的交战起来,念冰这十天来对她的种种好处不断浮现在眼前,但是,他却险些强暴自己的情形同样今她惧意难平。就这么算了,自己不再恨他了么?不,这绝不可能,可是,为什么自己每天看不到他的时候,心中却会产生思念的感觉呢?不,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卑鄙的家伙。她的心乱了,猛的,她一把抓过那些念冰拿回来的果实,拿在手中,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师傅,云儿的身体已径不干净了.云儿的心也乱了,再不是那么纯洁,师傅啊!云儿对不起您的教导.如果这真是毒药,就让我和那混蛋一起死吧。我不能原谅他,但如果再这样下去,或许,或许我真的会不再恨他。就让上天来决定一切,希望这将是一个了断吧。”想到这里,她毅然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念冰双手中不断幻化出各种先芒,准备好的食物材料渐渐在他手中魔法的作用下变成极品美备,得到父母没死的消息,念冰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今天的烹任比往常更要卖力的多,当冰云走出来时,他已经做好了两个简单而又复杂的菜。

    “冰云,你来的正好,快帮我看着点汤锅,用这个勺子搅和着。我出去拿点冻肉进来,一会儿就有的吃了。”说着,他转身朝洞外走去。

    拿着依旧残留著念冰体温的勺子,冰云的目光有些呆滞了,念冰英俊的相貌在兴奋中充满了阳光的气息,看着热气腾腾的汤锅,她的心突然很痛很痛,但是,她却依旧毫不犹豫的将那些紫色果实扔入汤中,同时.也将个果实送入自己口中。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