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皇宫地下的暗魔鼠(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就在燕天南心潮起伏之际,砰的一声,寝宫大门被一脚踹开,数十道血红色的身影伴随着一道淡银色的光芒眨眼间攻向寝宫内的八名侍卫。这八名侍卫都有着武斗家的实力,但是,在血卫们的毒剑和武圣级别的银砀攻击下,他们很快就受伤了。面对毒剑,哪怕只是受到一点损伤,那么,结果也只会是一个,死亡。

    血卫们解决了八名侍卫后并没有停手,他们飞快地将皇宫内的所有侍女全部杀死后,这才在外面排列成整齐的两排,内宫被攻破一共只用了不到一顿饭的时间,此时,外面的皇家守护团大量高手还没有得到消息,偶尔赶来的人又怎么是外面那些血卫的对手呢?

    一身戎装的燕极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金黄色的战衣,猩红色的披风嚣张地在背后随风波动,当他走入寝宫那一刻,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充满了君临天下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如此美妙。终于得到了,一切终于得到了,自己期盼了多年的东西,此时就呈现在眼前。燕极的心险些被兴奋撑破,他迈着坚定而又有些顫抖的步伐,一步步向寝宫内那张巨大的龙榻逼来。

    燕风猛地站了起来,进皇宫是不能够携带兵器的,他身体的斗气外放,站在床前凝视着燕极,燕极微微一笑,道:“你好啊!七弟,我有话对父皇说,你先到一边去吧。”

    不等燕风回答,一旁的银砀猛地一个箭步蹿到燕风身旁,一记掌刀劈在了燕风脖子上。燕风全身一软,顿时摔倒在地。燕极愣了一下,有些疑感地看向银砀。银砀低声道:“殿下,现在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赶快解决一切吧。”

    燕极此时心中充满了兴奋,也并没有多想。任由银砀将燕风的身体移到一旁,上前两步,走到了床榻之前。今天念冰虽然换了衣服,但是,念冰的气质他还是认识的,念冰在燕天南背后轻轻地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燕天南因为愤怒,此时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青白了,抬起顫巍巍的手指着燕极,“好,你好,你带这么多人手入皇宫想造反么?”

    燕极微微一笑,道:“不,我本就是皇家中人,有什么可造反的?父皇,今天我来,只是要拿回本就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这并不过分吧?或许,您很奇怪我是怎么进来的,您也太小看您的儿子了,既然您不仁,又怎么能怪我不义呢?如果我记得不错,当年您也是用同样的手段坐上的皇位,您的儿子继承了您光荣的传统。”他挥了挥手,银砀立刻带着血卫们退了出去,寝宫中只剩余燕极自己带来的高手。

    “你……”燕天南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在他背后的念冰赶忙加大了先天之气输入的速度,这才稳定住他的伤势。

    燕天南长叹一声,“报应,真是报应啊!没想到,我最后竟然会落得如此境地。小五呢?小五是不是已经被你害了?”

    燕极冷然一笑,道:“父皇,我就不明白,同样是您的儿子,您为什么要这么偏心呢?明明我才是长子,您却偏要将皇位传给小五,在我来这里的同时,您那五儿子恐怕已经去找老二了,怎么说,我也要替二弟报仇。父皇啊!现在能够继承您皇位的只有我,或许您会觉得我卑鄙,但是,我的卑鄙中流的却是您的血液。您已经没有选强的机会,下诏书吧。”一说起燕天南对燕云的宠受,他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怨毒之色。

    燕天南全身都在顫抖着,眼中老泪纵横,“云儿死了,云儿也死了,报应,真是报应啊!当年我争位之时不也杀过自己的亲兄弟么?没想到老了却报应在自己头上。好,燕极,你够狠!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你?因为你的目光太短浅,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而云儿就要比你聪明得多了,至少,他的目光比你远大得多。他在各方面都很优秀,如果由他来继承我的位置,冰月帝国必然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你却不行。”

    燕极大怒,“都到这个时候了,您还在不忘那个混蛋。他连老二都杀了,难道还叫目光长远?”

    燕天南冷冷地看着燕极,道:“印儿他不是云儿杀的,云儿的性格我弄明白不过,那样的傻事他是不会做出来的。如果印儿不死,云儿不受到各方面压迫,你也未必就有今天的机会。”

    燕极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虽然有十一名高手去狙杀冰雪女神祭祀,但他心中却还是有些不安,一旦冰雪女神祭祀到了,那么他将没有任何机会。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伟大的父皇,你该是让出这个位置的时候了。就算我像你说的那么目光短浅,但现在老二和老五都死了,已经没有人再比我适合坐您这个位置。不论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儿子,继承着燕氏皇族最纯正的血统,不用多说了,您写诏书吧。”说着,向手下人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将空白的诏书递到燕天南面前。只要有了诏书和冰月帝目的玉玺,那么,他就可以算确定了皇帝的宝座,以冰雪女神祭祀从不参与帝国政事的性格,就算她赶来了,也无法改变事实。燕极派去的都是死士,就算冰雪女神祭祀猜到是他下的手,也绝对掌握不了什么证据。

    燕天南的脸色露出红润之色,精神突然显得好了许多,在他身后的念冰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新陈代谢正在不断加快,念冰明白,这是回光返照的预兆,燕天南的身体终于撑不下去了。现在燕天南还不能死,他赶忙加大先天之气的输入速度,同时凭借拟态魔法,将治疗之水和光元素同时输入他体内,维持着他那残破的身体。

    “如果我不写这诏书呢?玉玺在什么地方只有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早已经设想到有今天,所以,也将玉玺藏了起来,只要你拿不到玉玺,就根本不可能坐上帝位。”燕天南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了,一边说着,他回头瞥了一眼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

    燕极刷的一声,抽出腰间配剑,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父皇,那您就不要怪我不念父子之情了。”

    燕天南流露出一丝苦涩地笑容,“父子之情?你不配说这四个字。我马上就要死了,早死与晚死本就无所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杀啊!皇室如此**,我宁可看着冰月帝国大乱,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你这个杀弟弑父的禽兽。”

    燕极愣了一下,他这才想到燕天南并不怕死,一个垂死之人,死还有什么可怕呢?浙渐地,他脸上流露出一丝阴森的笑容,“父皇,您太幼稚了,我筹划这么多年,您以为您不拿出那些东西我就没办法了么?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假诏书和假玉玺,就算您不把东面交出来,那东西也出不了皇宫,我先坐上皇位,然后再慢慢找也不迟。既然你想死,我就送你去见小五吧。”其实,他现在并不该杀燕天南,至少不应该亲自动手,否则留下伤痕的燕天南尸体又怎么会不露出马脚呢?但是,此时的燕极已经被权力的**刺激得有些疯狂了,不顾一切挺剑前伸,朝燕天南刺去。

    燕天南心中充满了不甘,但以他重病的身体又怎么可能闪躲呢?他怨毒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等待着那死亡一刻的来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突然从斜刺里冲了过来,“不,你不能杀父皇。”

    噗的一声,鲜血飞溅,燕极手中长剑直接插入了先前被打昏,现在却突然扑过来的燕风胸膛,鲜血染红了燕风的衣襟,燕风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那似乎是解脱的笑容。

    燕极吃惊地道:“七弟,你干什么?”虽然他对燕风一点感情都没有,但雪魄却对他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所以他才会对燕风加以辞色,但他万万没想到,本应该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燕风却突然冲上来挡住了这一剑。

    床上的燕天南被燕风背后喷出的鲜血弄了一脸,他清晰地看到那从燕风背后穿出的剑尖,一时间,他心中的怨恨顿时化为了惊慌,“不,风儿,你怎么这么傻啊!”

    就在这时,念冰动了,他飘然离开燕天南背后,一掌拍在燕风的后背上,噗的一声,一股精纯的光元素瞬间输入燕风体内,将燕极的长剑震得飞了出去,同时,在光元素的作用下也顿时止住了喷涌的鲜血。

    燕风的身体软软地向地下倒去,床上的燕天南高呼道:“先生,您一定救救我的儿子。”

    念冰左水右光明,两种充满治疗能力的魔法元素同时输入燕风体内,瞬间补上了他的创伤,只是燕风因为那一剎那失血过多,脸色变得极为苍白,身体软软地*在念冰怀中。

    燕极自然不会阻止念冰的动作,他也不想让燕风死。此时,背后没有念冰支持的燕天南已重新躺倒在床上,他那绝望的眼神中多了一分温暖。他从来没想列过自己的这些儿子有哪一个会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但是,眼前这一直被自己遗忘的儿子却做到了。他的心很痛,因为燕极而痛,同时也因为燕风而痛,他好后悔,后悔自己竟然看不清一切,他现在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是紧紧地盯视着燕风,为这个真正是自己儿子的儿子而祈祷着。

    燕天南已经不顾一切,燕极却忘不了自己的目的,手中长剑再展,剑刃上光芒大故,这一次,他已经用出了斗气,务必要将燕天南杀死。手腕一抖,一道斗气光芒直接斩向床上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燕天南。

    燕天南没有看到燕极向自己的攻击,他眼中只有燕风,那个肯为自己牺牲生命的儿子。

    但是,燕天南没看到,念冰却看到了,没有任何预兆的,七色彩光飘然而出,淡淡地光芒如同浓稠的液体一般,即使是武圣的攻击在念冰的天眼领域中也要大幅度削弱,更别说大皇子燕极了。他的斗气和他的阴险比起来,实在要差得太多,没有任何悬念的,斗气消失了。

    燕极心中一惊,没等他做出反应,处理完燕风伤势的念冰已经站了起来,此时,他眼中充满了骇人的杀机。念冰心中最大的痛就是从小失去了父母,所以,即使燕风为了亲情而影响到他这次的变天行动,他也不会后悔。同时,燕极这居然要亲手杀父的人也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怒,他多么希望能和父亲在一起啊,而面前这个人渣居然会向父亲出手。

    燕极刚要出产,突然觉得全身一震,身体仿佛凝固了一般,被不知名的东面围上了,六道光影同时从念冰身体中分出,就像他的分身一般,在瞬间放大到整个寝宫的天眼领域内达到了最快的速度,每一个光影中,都带着一柄不同颜色的刀。

    刀光在空中划出绚丽的光线,每一道光线都清晰地带起一片血色光彩,跟随燕极而来的那些高手们,就在这淡淡的寒光中变成了尸体,他们的死法完全一样,每个人都是脖子上多了一道缺口,只不过,有的缺口上鲜血狂喷,有的缺口却被冰封,还有的缺口完全化为了一片焦黑。那是纯净的六系魔法元素造成的,六柄神刀发出的魔法刀光,成为了为他们催命的判官。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