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国王的计划(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一个月的时间,就在政治动荡中过去了。冰月帝国国王燕天南的身体越来越差,但他还在坚持着,他在等一个人,他现在还舍不得死。

    雪魄元帅府。

    “不行,这怎么行?念冰,别的好商量,但这事我绝对不同意。”

    燕风的气息显得有些紊乱,看着一脸笑意的念冰和元帅雪魄,坐在一旁的雪玉低着头,羞涩的红,已经布满了她的俏脸和修长白皙的玉颈。

    念冰微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反正也是早晚的事。”

    燕风尴尬地看了雪玉一眼,道:“但是,但是这样会损害玉儿的名誉啊!虽然是做假的,但是,我不想让玉儿被人在背后说闲话。”

    雪魄笑了,这些天,虽然燕风和雪玉的作为是做给外人看的,但他看得出,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女儿过着从未有过的快乐日子,燕风刚开始和雪玉在一起时还有些别扭,但他的心已经被念冰的话打开了,本来他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念冰的引导下,他已经逐渐向正常发展着。如果说雪魄不担心,那他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念冰却向他保证过,如果燕风不能给雪玉幸福,他不会勉强他们两个在一起。他也曾经偷偷问过自己的女儿,雪玉将燕风童年时的遭遇告诉了父亲,在念冰尊贵的身份和女儿的幸福面前,雪魄勉强妥协了。随着时间的延续,一个月以来,燕风身上的改变是非常明显的,他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漠了,而且在他身上多了许多自信,是的,那是强烈的自信。燕风逐渐显现出他另外的一面。雪魄惊讶地发现,在才学、气度和各方面的表现来看,燕风的综合素质并不比五皇子燕云差什么,有些时候,他比燕云看上去更加深沉。后来他才明白,燕风这些年虽然表面颓废,但是,他一直在暗中努力着,不断地充实着自己。虽然明知道很难有所作为,但他并没有真正地放弃。这次,念冰找到他,给他提供了一个冒险的机会,燕风知道,或许,这是自己一辈子中唯一的机会了。早在母亲死的时候,他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生命并不重要,有了这个机会,他又怎么会不抓住呢?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着,按照念冰的计划一步步走着。

    这些天以来,雪玉是最开心的一个,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念冰他们有什么计划,只是知道父亲突然转了性子,似乎要支持燕风重新在冰月城中竖立新的形象。燕风的心不再像以前那样隐藏着,他敞开了心扉,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心中的奢望突然变成了现实,雪玉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念冰已经不是雪魄府内的厨师了,而是客卿的身份,一个月以来,念冰依旧是白天离开,晚上回来,没有谁知道他在做什么。

    雪魄道:“行了,七殿下,你也不用再想那么多,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不反对了,你又何必再反对呢?只有这么做,才能真正改变你在冰月城给人的印象,才能真正证明你是一个男子汉。你只要记住玉儿为你牺牲了多少就够了,只要玉儿能够得到幸福,我并没有太多的要求。”

    燕风深叹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雪玉,雪玉、也正抬起头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感情在空气中流动。人都是有感情的,自从认识了雪玉以后,燕风才知道什么叫温暖,他并不是对雪玉没有好感,而是一直压抑着自己,他根本不敢奢望什么,虽然他是皇子,但是,他的名声那么差,又怎么取奢望元帅之女呢?但是,念冰的出现,却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和雪玉都不用再掩饰自己的感情了。

    转过身,燕风突然几步走到雪魄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雪魄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搀扶,“七殿下,你这是干什么?”

    念冰拉住雪魄,微笑道:“雪元帅,您就让他跪吧。”

    燕风感激地看了念冰一眼,脸色变得异常肃靜,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食、中、无名三指向天竖起,“雪元帅,我燕风在您面前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不论今后我的身份有什么改变,我燕风这一生,只会有玉儿一个女人,此生此世,永不后悔。如果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我愿受万毒钻心而死。”他每一个字都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这是燕风一生中唯一一个誓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誓言。

    雪魄有些楞住了,一旁的雪玉也已经站了起来,静静地跪在燕风身旁,她那柔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晶莹。

    雪魄看着目光坚定的燕风,虽然现在的燕风还只是一名普通皇子,但是,他的誓言却显得如此郑重,如果,他真的能够成为冰月帝国的国王,那么,他的诺言就代表着他只会有一个妻子,而不会出现后宫佳而三千的景象。在仰光大陆的历史上,从没有哪一位帝王做到过这一点。

    雪魄看着燕风,“好,念冰并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有值得栽培的潜盾。燕风,从现在开始,我不会把你当成皇子,我听玉儿说过,你从小就没体会过什么亲情,女婿也是半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你的誓言,也帮助你得到了与玉儿之间的婚约,我祝福你们。”

    燕风大喜,赶忙拜倒在地,恭敬地给雪魄磕了三个响头,“爸……”

    清晨,虽然天气很冷,但雪魄元帅府门口还是有不少经过的平民驻足,大部分人都想看看,那位有特殊爱好的七皇子是不是真的要追求元帅之女。就在这时,马蹄的声音响起,一骑快马,闪电般朝雪魄元帅府而来。平民们纷纷回头看去,来的正是七皇子燕风。只不过,今天的燕风却与以往不同,而且变化非常大。没有了鲜花,他竟然**着上身,只穿着一条长裤骑马而来。他的背上,背着一根粗长的荆条,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元帅府门口,围观的平民吃惊地看到,燕风的后背已经被荆棘磨出了许多血痕。他的皮肤也因为寒冷的天气冻得冒起丝丝热气。

    平民们的仪论顿时开始了,这是怎么回事?今天的七皇子怎么会这个打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负荆请罪么?他做了什么?难道他真的是个同性恋?因为不能与雪玉小姐在一起而特地来请罪的么?各种猜测纷纷出现,一时间,周围显得有些混乱。但平民们依旧给燕风让开一条路,让他骑着马来到了元帅府门口。

    离得近了,平民们才看清,一向被认为是同性恋的燕风身材极为健壮,那一块块如同花岗岩般的肌肉看上去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他那冷峻的气息和稳定的身姿,就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人再把他当成同性恋看待了。

    燕风从马上跳下,将马栓在一旁的大村上,根本就不理会周围围观的平民们,大步走到元帅府门前,向两名门前的守卫道:“请通知雪元帅,燕风特来请罪。”说着,他竟然单膝跪了下来。要知道,他可是皇子的身份,虽然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但他也只有面对国王燕天南时才能双膝跪地,此时,单膝跪地已经是他所能行的最高礼数了。

    两名守卫显得有些紧张,赶忙分出一人进府内稟报去了。燕风就那么跪着,凛冽的寒风不断从他身上帝起一层层热气,背上被荆棘磨擦出的痕迹显得如此明显,但他脸上却流露着坚毅的神色,似乎在这一刻没有谁能阻止止他似的。

    一会儿的工夫,元帅府大门开启,一脸冰霜的雪魄走了出来,一身白色长袍配着白色长发的念冰跟在他背后。

    雪魄眼中寒光连闪,站在台阶上看着下方跪着的燕风,“你还来干什么?七皇子殿下?我们这小门小院的,容不得您如此,请回吧。”

    燕风缓缓抬起头,右手反手抽出背在背上的荆棘,顿时带起一篷血丝,他双手将荆棘托在掌中,缓缓前伸,“雪元帅,我虽然做错了,但是,我燕风是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一定会认。今天,我就当着冰月城父老邻里的面,向您请罪了。我不该背着您和雪玉小姐发生关系,让她怀有身孕。雪元帅,不论您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即使是您要我的性命,燕风也他不会吝啬。但是,雪玉小姐已经是我的人了,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我的骨肉,请您不要为难她好么?千错万错,都是我燕风一个人的错,请您惩罚我吧。”燕风的话顿时引起周围平民们大哗,场面顿时变得异常纷乱,虽然各种猜测不少,但平民们谁也没想到,一向被称为同性恋的七皇子不但和雪魄之女发生了关系,而且连孩子都有了?这还是什么同性恋?人家连孩子都有了啊!看着燕风凛然不惧,敢于承认自己错误的样子,平民们对他的印象顿时大为改观了,甚至还有了几分同情。

    “你……”雪魄气得面容有些扭曲,“好,好,好,我雪魄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孽,我……”他伸手欲抓那荆棘,但手却停在半空,怎么也抓不下去。

    燕风跪在那里,但上身却挺得笔直,没有任何畏惧的样子,目光直视雪魄,“请元帅动手吧,只要您能原谅我,让玉儿小姐嫁给我,我愿意付出一切。”

    雪魄气得全身微微有些颤抖,“你是皇子,是皇家之人,我是臣子,你让我怎么惩罚你?冤孽,真是冤孽啊!”

    一直在雪魄背后的念冰走了过来,叹息一声,道:“元坤,错已铸成,以七皇子的身份,也配得上我们小姐了,难道,您想让小姐痛苦一生么?您就原谅七皇子吧。七皇子虽然错了,但他能勇敢地承认错误,是个真汉子,您就原谅他,我相信,玉儿小姐跟着七皇子殿下一定会幸福的,大家说是不是啊?”最后一句,他故意地提高了声音。

    念冰这一招呼,立刻引起周围人群一阵起哄,“是啊!元帅原谅他们吧……”

    雪魄“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良久,才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我还能怎么样?你跟我进来吧。”说着,转身朝元帅府走去。

    周围的群众们见状顿时欢呼出产,念冰上前拿起燕风手中的荆棘扔在一旁,将他扶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笑,要起到的作用已经起到了,燕风向周围的平民们行礼道:“多谢各位朋友帮助,燕风谢过了。”以他皇子的身份竟然向平民们行礼,顿时给平民们带来极强的亲和感。欢呼的声音更加高昂了。念冰这才领着燕风进了元帅府。

    太门刚一关上,雪玉就已经泪流满面地冲了上来,用自己的披风裹住燕风的身体,“阿风,你,你疼不疼?”

    燕风温柔地将雪玉楼入怀中,“没事,这点伤对我不算什么,别忘了,我也是接近武斗家的实力。念冰已经帮表计划得如此周密,付出这点算什么?如果我不能当上国王,又凭什么要你呢?我刚才不是要证明给其他人看,就是要证明给你看,让你知道,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表发过的誓绝不反悔。”

    雪玉紧紧地搂任燕风,“阿风,我相信你,即使你不是国王,今生今世,我也只全是你的人。”

    念冰在一旁咳嗽一声,“我说两位,咱们是不是先进去,给燕风治疗一下?他背上的伤虽然不重,但似乎一直在流血。”

    “啊!”雪玉这才清醒过来,赶忙拉着燕风向房间内走去。

    旅店。

    冰云看着睡熟的猫猫,眼中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暖,猫猫的睡像很难看,抱着被子,口中还流着些口水,似乎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但她那娇憨的样子,却让冰云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如果,我能有这么个妹妹该多好啊!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