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二皇子之死(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这个青衣人,正是当今冰月帝国的二皇子燕印,此人心狠手辣,尤其在争权夺利方面很有几分天赋,但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好色,尤其对**有特殊癖好。这个表面上是茶馆的地方,就是他经常光临的地方,这个福老板也是老熟人了,每次都能让他满意,所以他经常会来这里“走一走”。

    福老板神秘的一笑,道:“殿下,还有一点我要提醒您,今天这两个丫头与以前的还不一样,她们并不只是姐妹**那么简单。”

    青衣人眉头微皱,道:“老福,有话就直说,别吊爷的胃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福老板嘿嘿一笑,凑进青衣人身旁,轻声道:“今天这俩丫头不但是姐妹和**,而且,她们还是一对同性恋。”

    二皇子眼中光芒大放,“好,极品啊!老福,真有你的,这样的极品你都能搞的到。本皇子最喜欢的就是搞女同性恋,看着她们在我胯下那痛苦的样子,我就说不出的兴奋,好,好,好。来啊!赏福老板一百紫金币。老福啊,以后有这样的极品一定要留给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快,让那俩丫头上来给我看看,先让她们陪我喝喝茶再说。“他虽然好色,但却并不贪杯,平时很少喝酒,最近正是争夺皇位最紧张的时刻,今天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工夫来这里,提前已经与这福老板打好招呼了。

    福老板赶忙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一会儿的工夫,轻盈的脚步声响起,门开,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冰月城此时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但这茶楼中的温度却很舒服,两名女子身穿同样的白色短裙,裙边至膝盖上方六寸处。露出圆润修长又非常白皙的美腿,上身穿着白色的小背心,露出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和细腰,同样如同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在背后一直垂到臀部,那两张完全相同的俏脸,都流露着一丝羞涩。

    二皇子眼中一亮,“好,极品,果然是极品。你们两个下去吧。”他向两名随从挥了挥手。这些跟他出来的护卫都是他的心腹。

    自然明白主子要做什么,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二皇子向两名羞涩的美女招了招手,“过来,让本皇子看看。”

    两名美女对视一眼,她们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着,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小心的走到二皇子身旁,将手中的茶具放下。

    看着两名美女那羞涩的样子,二皇子不禁淫心大动,一把将左边的少女拉到自己身前,少女发出一声惊呼。却也不敢有丝毫反扰,被二皇子强拉着坐到他的大腿上,二皇子也是花中老手,并没有急着动手,右手搂住少女纤细柔滑的腰肢,凑到她发间深吸口气,闻着那动人的**芳香,赞以道:“好香。宝贝啊!只要你们侍侯的好,说不定我会接你们到府中。”

    两名少女对视一眼。另一名少女己经双手颤抖着给二皇子倒茶,她们都没吭声,但从颤抖的娇躯就能看出她们心中的惧意。尤其是坐在二皇子腿上的那名少女,仿佛很难受似的,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娇躯不安的扭动着。她的扭动,更刺激了二皇子的感官。一把拉开自己胸前的衣襟,露出胸口处黑色的胸毛,心中暗想,老福果然没有骗我,这真是一对同性恋姐妹,淫虐的感觉刺激的二皇子极为兴奋,呼吸已经变得有些粗重了。此时,坐在他腿上的少女目光落在他那满是胸毛的胸口处,看到二皇子脖子上挂的一条项链。项链呈银色,在二皇子胸前垂着一个挂坠,那是一个六边型的挂坠,闪炼着红、青、黄三色光芒。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项链,上面的宝石名叫三眼石,能够储存三种魔法元素,经过强大的魔法师进行魔法加持后,有着极强的防御力,不论是魔法还是斗气,想要伤害到二皇子的身体,都必须通过这条神器级的项链才行。

    当初,为了得到这护身宝贝,二皇子着实下了不少工夫。他从小修炼斗气,本就是高手,再加上这条项链,他相信,就算是武圣级别的高手,想伤害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条项链他是从不离身的,以他的地位,生命自然是最重要的。

    抬手接过另一名少女递过的茶水喝了一口,铁观音的清香令二皇子全身一阵舒爽,热茶刺激着他的身体,舒适的感觉传遍全身,搂在腿上少女腰间的手不禁用了几分力,另一只手同时向少女裙下探去。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二皇子眉头一皱,停下了手中动作。

    果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殿下,有重要事禀报。”

    二皇子放开手中少女,少女似乎松了口气似的,赶忙站起身,和另外一名少女一起站到了二皇子背后,二皇子燕印并没有看到,两名少女眼中己经同时流露出一丝冰冷之意,他有些不耐烦的道:“什么事,说吧。”被手下打搅了好事,他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门外的声音道:“殿下,五殿下己经从冰雪城回来了,刚刚进城。”

    二皇子眼皮一跳,“哦?老五已经回来了。好啊!这小子这次在冰雪城的收获似乎不小。不过,他难道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么?”

    “殿下,那我们要不要有所行动?五殿下要是回府后就没机会了。”

    二皇子燕印眼中凶光连闪,但他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不要理他就是,他身边的随从都是高手,尤其是那两个武圣级别的客卿,并不好对付。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可不想让人拿住把柄,在冰月城不能随便动手,否则,让父皇知道了可不妙。父皇最讨厌兄弟相残。”

    “是,二殿下,我这就派人去继续监视那边的动静,一有发现。立刻向您回报。”

    “啊——”惨呼声没有任何预兆的响起,二皇子那些守在外面的手下们反映及快,砰的一声直接撞门而入,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二条穿窗而出的娇捷身影,这些护卫们平时训练有素,一部分立刻围向二皇子,另一部分高手则从窗户处追了出去。

    苍老的声音响起,“都给我回去。”两团银色圣斗气轰然而至。

    与从窗户冲出的高手攻击相撞,顿时带起漫天劲气。

    武圣级别的高手,在几位皇子那里也是客卿身份,由于是在冰雪城中,二皇子身边带的都是武斗家级别的护卫,武斗家毕竟无法与武圣相比。剧烈的爆炸中,冲出去的高手反弹而回,而那两道快速的白色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二皇子靠倒在椅子上,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青紫了。黑色的血液不断从七窍中流出,就是这瞬间的工夫,竟然已经断气。

    护卫首领惊呼道:“毒,好剧烈的毒。”他低头向二皇子脖子上看去,原本在他脖子处的三眼石项链已经不见了,在他脖子后面,有着一个细小的针孔,黑色的血液正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护卫首领脸色一变。

    伸手在二皇子脖子后面一吸,顿时。一根幽蓝色的细针被他吸了出来。

    针长一寸,细如毫毛,如果不是上面闪烁的幽蓝色光芒,很难看的清楚。

    旁边的一名护卫疑感的道:“怎么会这样?以殿下的能力怎么会被人偷袭呢?难道殿下自己主动摘下了项链不成?”

    护卫首领摇头道:“不,项链是后摘掉的。这条项链与主人气息相通,有两种情况可以摘下来,一种。是持有者自己摘下,而另外一种,就是当主人在死亡后项链也可以摘下来。如果我猜的不错,二皇子是生命断绝之后才被摘了项链。”

    先前说话的护卫皱眉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你有把握么?二皇手突然死了,我们怎么向大皇子交代啊!而且,有项链护体,殿下又怎么会被攻击呢?这似乎说不通吧。”

    护卫首领摊开手掌,将那枚毫毛银针呈现在众手下面前,沉声道:“你们认识这个么?这东西极为霸道,就是它,突破了殿下项链的防御将殿下杀害的。此针名为死神之吻,你们不要小看这一根针,它几乎是无价的。在整个大陆上只有五套死神之吻的发射器,这针是用万年海底沉银所铸,转破各种魔法防御结界和护体斗气,据说,就算是圣斗气也无法防御住它的穿刺之力。死神之吻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了,那五套死神之吻每一套可以发射十次,早在数百年前就已闻名大陆,据我所知,现在在世上流传的只有一套,而且也只有三次发射的能力了。其他的要么是失去踪迹,要么是已经射空沉银针。没想到,这些杀手竟然能弄来死神之吻。快,去把那福老板抓来。”

    一会儿的工夫,福老板被带了上来,当他看到倒毙的二皇子时,不禁吓得瘫软在地,全身不断的颤抖着,自言自语的道:“不,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各位大爷,你们一定要查清楚,我怎么敢害二皇子。”

    护卫首领冷酷的道:“我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殿下突然在你这里毙命,你无论如何也逃不了干系。说,那两个女的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福老板战战兢兢的道:“大概在五天前,她们自己找上门来,好象是要卖身葬父,我看她们可怜,就买了她们,价格也不算高。”

    “混蛋。”护卫首领一掌将福老板打飞,“你明知道殿下的身份,怎么还能带这不知来历的女人来服饰殿下?”

    福老板颤声道:“我,我查过她们的来历啊!确实是平民人家的孩子,幼年丧母,父亲又新亡,我查的很仔细,可是,哪知道……”

    护卫首领眼中寒光连闪、向手下下令道:“走,带上殿下和这个家伙,我们先回府再说,向大皇子禀报清楚,请大殿下处理。”所有护卫的脸色都很难看,二皇子就这么突然死了,他们绝脱不了干系,一个个脸色铁青的看着二皇子的尸体。

    “什么?老二死在茶楼?哇。”本已病重的冰月帝国国王燕天南急怒攻心,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陛下,陛下您别太伤心了。”皇后一边流着泪,一边焦急的帮燕天南抚胸,一旁的御医赶忙取出一颗丹药喂燕天南吃了下去。

    燕天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混蛋,这是谁干的,在我冰月帝国的首都竟然敢刺杀皇子。传我命令,封锁整个冰月城,务必要把凶手给我找出来。印儿,印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皇后痛哭失声,“印儿死了,印儿竟然死了。陛下,你可要替印儿做主啊!”

    “报,大皇子殿下求见陛下。”

    燕天南的声音有些颤抖,“让他进来。”

    “是,陛下。”

    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同样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大皇子燕极看上去与二皇子燕印有几分相像,只不过更加高大威猛一些。他并没有因为二皇子的死而悲伤,但却充满了愤怒,一进入寝宫,立刻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儿臣参见父皇。”

    燕天南半靠在床上,道:“极儿,起来吧,你弟弟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燕极几步走到床前,垂手站在一旁,道:“回父皇,今天弟弟外出喝茶,可谁知在茶楼被服务员刺杀,我已经看了弟弟的尸体和凶器,是死于死神之吻。父皇,您可要替弟弟做主啊!他死得太冤了。”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