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燕风的悲哀(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说吧,冰月城在我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五皇子虽然去了冰雪城,但对冰月城的形势却丝毫不敢大意,现在是争夺皇位最关键的时刻。

    侍卫道:“殿下,您离开这段时间,大皇子和二皇子括动非常频繁,经常在私下会见一些支持他们的大臣,甚至还有一些支持您的大臣。并且,冰神塔的冰云小姐现在在冰月城中。”

    “什么?冰云小姐在冰月城?”一听到冰云这个名字,五皇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别人对冰云或许没什么了解,但他却知道,号称千幻的冰云是冰雪女神祭祀最得意的弟子,对这个弟子冰雪女神祭祀极为疼爱,而且冰云还拥有着难得一见的先天领域,她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任冰雪女神祭祀。五皇子虽然垂涎于冰云的美色,但是,他更希望能够得到冰云的支持,毕竟,冰云背后的冰神塔虽然不好控制,但冰神塔在冰月帝国却有着守护神的象征,如果有他们支持,那自己继承皇位将再没有任何悬念。

    “是的,冰云小姐已经来到城里十多天了,但是,她的行动却很奇怪,只是与城中的冰神塔人员接触了一次,自己却一直都住在一家并不出名的小旅店中,与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和一个男人。”

    五皇子眉头微皱,他知道冰神塔出来的女人对男人都很排斥,冰云身边有个男人,不禁令他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安,“好了,你退下吧。传我命令,加速前进,立刻回冰月城。”

    就在五皇子进入冰月城之时,身穿便衣的念冰正坐在冰月城中最有名的宏宾楼雅间中等人。

    雅间门开,一名相貌英俊,但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看到了念冰,身上的冰冷气息顿时融化,惊喜地道:“念冰,竟然是你想见我。”

    念冰微微一笑,道:“请坐吧,七皇子殿下。”来人正是燕风,这些天,念冰一直在暗中安排血狮教秘密行动,他并没有急于见燕风,当他得知五皇子今天会回到冰月城时,才请雪玉帮忙,将燕风叫了出来。

    燕风苦笑道:“什么殿下不殿下的,我这个皇子只是挂个虚名而已。啊!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变成了白色?”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你可是货真价实的七皇子。头发没什么,只是出了点意外,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燕风向念冰挑起大拇指道:“兄弟,你可真行啊!竟然连千幻冰云都战胜了,后来我再找你,你却不见了踪影。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重逢,怪不得雪玉让我来这里,你认识雪静,让她妹妹帮忙也是正常的,怎么,找我有事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点事,不过,我们先吃点东西,我听说这宏宾楼比清风斋还要有名,这里的菜肴应该非常不错。我已经点了他们这里最有名的几道菜,当然,我是很穷的,最后可要你来结帐。”

    燕风哈哈一笑,道:“这个容易。念冰,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当不当我是兄弟?”

    念冰道:“当然了,我们一直不都是朋友么?”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暗道,当你是兄弟没问题,但你可千万不要有其他想法才好。

    “那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会很快就躲开呢?似于在规避着我。”

    看着燕风眼中闪烁的精光,念冰轻叹一声,道:“这让我怎么说呢?如果我说是巧合,你信不信?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冰雪城,那次可不是我要躲你,而是你被召回了冰月城。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华融帝国了,那次我没有参加最后的厨艺大赛决赛,不是表不想参加,是因为被人追杀,被迫不能参加,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一次,我的命差点就丢了。最后一次,在都天城的时候,虽然我代表的也是冰月帝国,但是,我与冰神塔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而你又与冰神塔的人在一起,当时情况很复杂,在得到冠军后,我心爱的女人突然被抓走了,我更是没有跟你打拍呼的时间,就去救我的女友了。如果你要认为是我故意在躲着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燕风深深地看着念冰平静的目光,半晌,才轻叹一声,道:“那是我误会了。其实,就算你故意躲着我也没什么,我知道,又有谁愿意真正当我是朋友呢?”

    念冰自然明白他话中隐含的意思,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此时,菜肴已经陆续上桌,念冰要的菜并不是很多,只有四菜一汤,但每种菜肴都极其精致,一看就令人食欲大开。

    “来吧,燕兄,我们边吃边谈。”说着,念冰首先拿起了筷子。

    燕风微散一笑,道:“念冰,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个天找我一定有事,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虽然你未必会把我当成朋友,但我却肯定认为你是我的朋友。坦白说,你在我心里一直有很神秘的感觉,出色的魔法,精湛的厨艺,你应该比我还小上几岁,却要比我出色得多了。”

    念冰道:“那你想不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

    燕风有些惊讶地道:“你愿意说么?”

    念冰微笑道:“对于我的朋友,我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其实,我本不是冰月帝国人,我出生在华融帝国一个大家族中,但是,我却没有童年。有一点我们很像,我们的出身虽然都不错,但是我们却并不快乐。相比起来,我比你要更倒霉一些,因为,从十岁开始,我就一直活在仇恨之中。”当下,他平静地将自己童年时的遭遇以及父母之间复杂的关系详细地了一遍,只是在叙述的过程中没有体任何人的名字,一直说到他从查极那里出师为止。

    听完念冰的话,燕风眼中寒光连闪。兄弟,我没想到你的童年竟然如此不幸。你的仇人究竟是谁?如果能帮得上,我一定帮你。“

    念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燕兄,我的仇人是谁表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为人子女,我必须要亲手替父母报仇才行。我今天戏你确实有事相求,却与报仇无关。我的故事已经说完了,能不能让我听听你的故事呢?我看得出,你虽然身为皇子,却活得并不开心,心里有什么事,说出来会舒服许多。”

    燕风轻叹一声,道:“兄弟,你对我如此推心置腹,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确实,我这个皇子当得并不开心,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虽然我从小父母一直在,但是,与莫的童年相比,我的遭遇并不比你强多少。你也知道,我的父皇一共有七个儿子,其中大皇子和二皇子是皇后所出,其他几位皇子以及我的那些姐姐、妹妹们也都是后宫的妃子们所生,只有我不是。坦白说,我能来到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个意外而已。那是因为我父亲一次酒醉之后,无意中临幸了我那身为宫女的母亲,没想到,一次中的,后来就有了我。”说到这里,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顿了顿,燕风才继续道:“后来,因为我的关系,母亲被封为了妃子,当然,是最低等的那种。后宫中的龌龊是你无法想象的,母亲为了我,不如道付出了多少。冰月帝国规定,只要是皇子,都有继承皇位的可能,多一个皇子,自然就会多一个竞争皇位的人,皇后为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如妃也就是五皇子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自然会排挤其他妃子,除了衣母亲以外,其他妃子们多少都有些后台势力,虽然受到欺负,但也并不严重。可怜我母亲,只是一个宫女出身,除了生下我的那天以外,她直到死都没有再见过我父皇。母亲过得很苦,宫里面谁都可以欺负她,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没有保扩母亲的能力。看着母亲一天天憔悴,一天天虚弱,武真想快长大,好能保护她。但是,母亲却没有等到那一天就死了。按照宫里面人说的,母亲是自杀投湖而死,但我却很清楚,母亲的死并非如此,在她死的背后,是皇后,是如妃等人的阴谋,没有了母亲的保护,她们才能更容易对付我。那一年,我才只有八岁。”说列这里,燕风下意识地攥紧拳头,手中的筷子无声无息地断了。

    念冰拿起一张纸巾递给双目通红的燕风,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待着燕风继续说下去。

    “念冰,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有那种特殊的癖好么?这并不是天生而来的,而是那些贱人逼的啊!从我母亲死的那一天起,她们的阴谋就开始用在了我身上,但是,我毕竟是一名皇子,就算再没有地位,也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之一,她们不敢害我性命,却在暗中用卑劣的方法对我下手。我并不是天生就不喜欢女人的,而是因为她们,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今天,都会有各个妃子派来的宫女以照顾我的名义来到我身边,但是,他们在我面前露出的却是丑恶嘴脸,她们侮辱我,她们甚至让我……”说到这里,他的嘴唇因为激动而有些顫抖了,深吸一口气,燕风勉强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接着道:“所以,从那时开始,我怕女人,我对女人天生就产生了惧怕心理,就在我异常无助的时候,我的师傅出现了,他叫稚易安。师傳那年只有二十一岁,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他武技很强,二十一岁就接近了武斗家的水准,与那些女人完全相反的是,他对我非常温和,对我极好,他传授我武技,每天都陪伴在我身边,那时的我,又怎么知道这是一个阴谋呢?”

    念冰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心中不禁为燕风的遭遇而暗暗叹息。

    “我一天天地长大了,到了十四岁那年,我的武技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对师父极为依恋,他仿佛就是我的一切。但就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晚上,师父他竟然向童年的我下手了,他夺定了我的……”

    “混蛋。”念冰大骂出声,“这些也一定是后宫那些卑鄙的人做出的阴谋,他们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你的心态,对不对?”

    燕风苦笑着点头,道:“是的,但我年纪还小,虽然感到有些不妥,可师傳对我那么好,我对他并没有任何排斥。畸形的师徒关系一直维持到我十七岁那年,我的师傳有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了。可以想象得到,他是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又知道阴谋的真相才会死。但是,那时候的我性格已经发生了改变,就算我明白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能斗得过那些暗中的人么?后来,找了个机会我搬出了皇宫。我好恨,我恨皇宫中的每一个人,包括我的父亲,他们并不是我的亲人,而是我的仇人,如果有一天,我能拥有强大到可以将他们毁灭的力量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可惜,我只是一个最不受宠的皇子,又因为有这种特殊爱好而遭到世人唾弃,我能选择什么?我只能默默地在这种环境下继续生存着。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我多么希望能有自己的朋友啊!念冰,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么?只是朋友而已。”此时的燕风突然显得很无助,同时,也显得很无奈,那种无奈中的悲哀深深地感染着念冰的心。原本,他因为这次要找燕风谈的事还有些愧疚,但听了燕风童年的遭遇后,那种愧疚已经消失了,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不但是为了灵儿,同时,也可以帮助燕风。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