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二十三次厕所(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凤女颔首道:“好,你冥想吧,我给你护法。”

    一个时辰后,替念冰护法的凤女突然发现念冰的脸色很苍白,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额头流淌而下,她吓了一跳,赶忙一闪身来到念冰身旁,探手按上他的肩膀,小心的将九离斗气输入念冰体内,探察着他的状况,惟恐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很快,凤女发现念冰体内的经脉和气血流向有些紊乱,尤其在丹田附近,气血游动很快,有乱蹿的迹象,赶忙将九离斗气凝聚过去,帮念冰梳理着紊乱的气息。

    念冰的脸色渐渐变得好看了一些,睁开眼睛,道:“凤女,我没事,我去趟洗手间。”

    清晨,当阳光照入房间之时,念冰几乎是用爬的从厕所走了出来,全身酸软的感觉绝不好受,眼前的人影早已经一化为二,不过,这一次他感觉自己终于完全解放了。

    守候在厕所外的凤女赶忙上前扶住他,“怎么样?好些了没?”

    念冰勉强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道:“这是第几次了?”

    凤女苦笑道:“第二十三次,怎么会这样呢?你是不是中毒了,从昨天回来以后,你几乎半个时辰就要去一趟,今天的比赛你就别参加了。”

    念冰勉强一笑,道:“放心吧,我没事的,今天我正好轮空,我想睡一会儿,现在已经好多了,中午你给我熬点粥吧。”

    凤女点头答应,扶着念冰躺在床上,虚弱的感觉阵阵袭来,念冰的心却很平静,闭上眼睛,紧紧握住凤女的小手,心中一片温馨。虽然上了这么多次厕所。但他一点怪凤女的意思都没有。就算重来一回,他还是会将那些食物完全吃掉。

    神志在迷糊中逐渐消失。已经用冥想代替睡觉很长时间的念冰终于又一次进入沉睡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急促的敲门声将念冰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凤女正看着他,睡了一觉,感觉身体状态好了许多,“去开门吧,恐怕是我哥来了。”

    凤女答应一声的,这才松开一直被念冰握住的手,快步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

    果然,房门外站着衣诺和融冰,融冰一看到凤女立刻急切的问道:“凤女,我弟弟呢?今天他怎么没去皇宫。”

    凤女将二人让进房间,苦笑道:“你们去看看吧,他昨天就病了。我本想请个大夫来给他看看,但他说什么也不同意,现在到是好了许多,只是还有些虚弱。”

    融冰楞了一下,赶忙走到里间,看到念冰吓了一跳,这还是自己地弟弟么。才一天不见,怎么脸色蜡黄,眼窝沉陷,很明显身体处于半虚脱状态,双眼无神,身体周围原本浓郁地魔法波动都消失了。

    “念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念冰道:“哥,嫂子,你们来了,快坐吧。我就知道今天没去皇宫你会找来,你的身体怎么样?恢复了么?”

    融冰急切地道:“我没事,先别说我了,你这是怎么了?“

    念冰苦笑道:“也没什么,就是肠胃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的多了,放心吧,我不会耽误明天比赛的。“

    凤女没好气的道:“还没事呢,从昨天回来到今天早上,你足足去了二十三次厕所,怎么可能洞,以你现在的状态,明天元气根本恢复不了,怎么参加?“

    融冰眉头微皱,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念冰你跟我说袄,是不是谁对你下了毒手?”

    念冰摇了摇头,道:“哥,我真的没事,今天我没去,比赛情况如何,都谁获胜了?”

    融冰道:“今天比赛进行的很快,我们那第一组就不用说了,自然是千幻冰云又胜了,木荣轮空,那名光系魔法师输给了千幻冰云,由于你昨天杀了那两个奇鲁帝国的家伙,两个小组的比赛都变成只有一场了,你们那组,融极也轮空,那空间系的魔法师办给了木晶,唯一让我发现有些不对地就是木晶了,他的自然魔法竟然比她哥哥还要厉害一些,似乎也已经达到了魔导士的程度,明天一战,是你与木晶一战,一定要小心。不过,你现在的状态,真的还能参加比赛么?”

    念冰微笑道:“放心吧,我身体好地很,现在已经不用再去厕所了,养上一天,应该问题不大,哥,明天你也该出场了,你明天应该还是轮空吧。这样也能多休息一天。”

    融冰点了点头道:“我明天轮空,但我真希望明天轮空的是你,你现在的状态……”

    念冰摇了摇头,道:“就算木晶是魔导士又如何,我一定会战胜她的。”

    融冰轻叹一声,道:“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先和衣诺回去了,你真的不用看下大夫么?”

    念冰道:“不用了,我现在已经洞,魔法力又充盈的很,只需要恢复一些体力就没问题了,毕竟,我们就是又不是武士。”

    融冰和衣诺走了,凤女捧着一碗粥来到念冰身前,凭借九离斗气将粥弄-了,一小勺一小勺的喂入念冰口中。凤女熬地粥虽然说不上美味,但也不会再是毒药了。突然,凤女眼中光芒一闪,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边喂粥给念冰,一边道:“要不,我去找一下那个叫木晶的魔法师。”

    念冰一楞,道:“你找她干什么?”

    “只要打伤她,你明天就不用比赛了么?”凤女可不希望念冰这样的身体善出危险,毕竟,那一念冰曾经杀了木荣、木晶的仆人,对方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她心中很担忧。

    念冰微笑道:“不用了,相信我,我一定会胜,刚才我对哥说地话你也听到了。我是魔法师啊!大不了。我用出几柄魔法也就是了,木晶凭借的不过是自然魔法的诡异。对于我来说,诡异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已经相好了对付她的办法,你放心好了。”

    “真的,你可不许骗我,要是你有什么损伤,我……”

    “放心吧,我还要回来吃你做好吃地啊!恩,喝了你熬的粥,我已经舒服多了,我要开始冥想了。你守了我一天,也休息一会儿吧。”

    “不用了,你冥想吧,我给你护法。”

    心中杂念渐渐消失,念冰逐渐进入了冥想地空灵之境。当进入冥想状态后,他惊讶的发现,身体的虚弱反而令自己精神力的感受格外清晰,似乎身外一切事情都清晰的感觉到似的,蓝与红两种魔法元素在精神力的作用下不断向自己体内凝聚着,汇集到体内的上、下两个光球之中平和的运转着,正如念冰判断的那样。身体地虚弱并没有影响到他的魔法力强度,在不断凝聚中,魔法力渐渐朝颠峰状态增长。

    精神力的敏感令念冰多了许多想法,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第一天比赛时融冰使用魔法杖的情景,他那柄魔法杖虽然不弱。但很明显比不上自己的火焰之神的咆哮,但自己在使用上却差的远了,自己的六柄魔法刀虽然也能增幅自己的魔法,但是增幅却并不明显,是啊!自己身边就有六个宝库,如果能将这六柄宝库完全开启,对自己的帮助该有多大?想到这里,念冰下意识的将精神力朝自己地空间之戒内探去。

    空间之戒本就是念冰的东西,气息与他相连,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念冰冥想时不需要将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拿在手中的原因了,只要有精神力的联系,他依然可以轻易地与自己的魔法刀联络,虽然它们储存在戒指内,但帮助念冰冥想的能力却丝毫没有减弱。熟悉的六团光芒出现在念冰的精神力面前,念冰首先选择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正阳刀,毕竟,小时他最先修炼的魔法师火系魔法。

    正阳刀在空间之戒内,就是一团红色的光芒,光芒闪烁,充斥着澎湃的火之气息,念冰开放自己的精神力,缓缓将这团火之气息包裹在内,清晰的感受着它的每一分变化,他要寻找的,就是能被自己所利用的变化,只有那样,才能发挥这柄火焰神刀的能力。第一次用精神力来探知正阳刀,当念冰的精神力进入正阳马的领域时,他惊讶的发现,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手一片火的海洋,火海浩瀚,正阳刀仿佛在低沉的咆哮着,越*近这个领域的核心,念冰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就越大,渐渐的,周围的一切已经由红转蓝,再由蓝转紫,一切都变得如同迷雾一般,念冰的精神力被澎湃的能量天火能量挤压成一小团,只能够自保,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深入了。但是,他地隐隐感觉到,在这柄正阳刀的核心处有着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自己,那是异常熟悉的感觉,灵光,在精神力被压迫的节节后退中闪现,念冰突然明白了,这正阳刀的核心就是它的灵魂啊!而它的灵魂,不正是以自己的血液结合火焰神之石的气息形成的么?只要自己的精神力能够接触到刀中的灵魂,那么,这柄火焰神刀就能完全被自己所控制,它的能量也能完全被自己所利用,那时,它才是真正的火焰之神的咆哮啊!

    想到这里,念冰心中豁然开朗,正阳刀如此,其他的每一柄刀不都是如此么?虽然明白了这些,但是他并没有再继续向正阳刀的核心前进,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能控制住这些顶级神刀,精神力是有限的,明天还要面对强敌,现在不是过度消耗的时候。等一切静下来后,自己再找机会看看能不能突破这内部能量的阻隔吧。想到这里,念冰小心的将精神力从正阳刀中退了出来,静静的冥想。

    当念冰从冥想中清醒过来时,窗外已经露出了黎明的鱼肚白,从东方逐渐升起,经过一晚的冥想调整,他的身体状态已经好多了。

    “你醒了,再喝点粥吧。”凤女温柔的声音响起,热气腾腾的白粥捧到念冰面前,看着凤女眼中的关切,念冰微笑道:“我已经没事了。”

    将粥递入念冰手中,凤女依旧有些担忧的道:“你真的没问题了么?今天的比赛……”

    念冰飞快的将-粥灌入腹中,从床上跳起,伸展着有些僵硬的身体,“真的没问题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么?”探手将凤女充满弹性的骄躯搂入怀中,感受着两人在接触中的契合,满足感油然而生,不自觉的低下头,在凤女修长的玉颈上轻吻。

    凤女一缩脖子,笑道:“别闹,好痒。看你的样子,确实是好了。今天比赛小心一些,我在家准备好饭菜等你。”

    念冰捧起凤女的俏脸,在她那动人的红唇上轻轻一吻,“我会很快回来的。让我抱你一会儿吧。”他最喜欢抱着凤女的感觉,心与心贴近,是如此美妙,只有在抱着凤女的时候,他心中的仇恨才会暂时放下,此时,念冰不禁又想起融冰说的话,暗叹一声,或许,自己真的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吧。紧了紧手臂,凤女的身体很暧,暧化着他的身体,也暧化着他的心。

    良久,外面的太阳已经照入房间,淋在两人的身体上,凤女似乎睡着了似的,头枕在念冰的肩膀上,念冰轻轻抚摩着她的长发,感受着凤女娇躯曼妙的曲线,心中说不出的舒适,“凤女,你觉得我是否应该执念于报仇呢?”

    凤女依旧闭着眼,道:“仇一定要报,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身为人子,又怎么能不替他们报仇呢?但是,念冰你要明白,你的仇人只是冰雪女神祭祀,而不是其他人,不要因为仇恨而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好么?我知道你的童年受了许多苦,这些年来一起都是领先自己,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温暖的地方,你还有亲人,还有我。我明白你的内心因为仇恨而封闭,因为仇恨而冰冷,不要再这样了好么?我希望看到你阳光的一面,看到你阳光般的笑容,你的心是善良的,只是因为仇恨有事会过于偏激而变得冷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