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凤女·念冰敞开的心扉(上)(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看着少女有些失望的神色,融冰心中竟然少见的生出一丝怜意,隔窗朗声道:“这位姑娘,我们已经用完餐了,如果不介意就请进来吧。”

    少女抬头向融冰的方向看来,当她看到融冰那英俊的面容时,全身顿时剧震,美眸刹那间红了,嘴唇嗡动着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看到她的表情融冰也吓了一跳,自己明明不认识她啊!她怎么这么看着自己,心中不禁一阵发毛,赶忙向外面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放下竹帘。

    融王府的小王爷发话了,服务生怎敢怠慢,赶忙引着少女进入了极鲜酒店,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融冰和念冰这一桌,竹帘撩起,融冰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名少女已经来到自己面前一尺处,还没等他明白,少女已经向他怀中扑来。融冰大惊失色,虽然他对这极美的少女感觉很好,但他一向自律,突然遇到这样的情况下意识的一个转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少女前扑之势很猛,扑空之下顿时失去了重心,融冰只见她单手在椅子上一撑,整个人竟然倒立而起,没等他反应过来,少女已经重新站在他,美眸中已经多了一层怒意。

    “念冰,你”少女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她正是苦寻念冰的凤女,一路赶来,她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来到了都天城,她的身体终于有些受不了了,正好看到这家饭店生意很好,想来叶无道不错。所以才准备吃上一顿,就出现了外面那一幕,突然看到“念冰”从窗户中探头出来,顿时令凤女悲喜交加。念冰真的没死,他真的没死啊!迫不及待地进入酒店,但却没想到自己的投怀送捣鬼抱被“念冰”拒绝了。

    听凤女叫出念冰二字,融冰这才反应过来,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刚想解释,竹帘挑起,念冰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他一眼就看到了凤女,眼中顿时流露出惊喜的光芒,赶忙上前几步,张开双臂就朝凤女抱去。凤女此时正在气头上,眼看一名陌生的男子向自己抱来,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掌。念冰在惊喜中已经忘记了自己改变容貌地事,以他的能力在不使用魔法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躲的过凤女的攻击?

    砰。念冰被凤女一掌震的飞了出去,撞过一片竹帘重重地摔在了隔壁的桌子上。桌子承受不住冲力,顿时变得粉碎,幸好这桌客人刚刚结帐走人,才没有被殃及。虽然在愤怒之中,凤女还是有理智的,出掌虽然不轻,但还留了分寸,念冰喷出一口鲜血,他被凤女这一掌打懵了,但凭借加拉曼迪斯改造后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勉强从木屑中爬了起来。

    融冰一看弟弟被打伤眼中冷光大放,腾的一下,火焰围绕着身体升腾而起,一个跨步挡在弟弟面前。

    凤女看着融冰眼中的愤怒和陌生。“你,念冰,你不认识我了吗?”

    “别误会。”念冰从融冰身旁走了出来,一手抚胸,道:“凤女,我才是念冰,他是我哥哥。”

    凤女一楞,疑惑地看着念冰,融冰身上的火焰消失了,似笑非笑的年头念冰道:“好啊!这次也轮到我冒充你一回了。”

    念冰看着急匆匆走过来的服务生们,低声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旅店再说吧。”

    此时凤女也已经清醒了许多,她已经听出了念冰的声音,也看出了融冰与念冰之间一些细微地不同之处,但心中的疑惑却更加强烈了。

    融冰向走来的服务生道:“这里没事,有什么损坏都让在我帐上。咱们走。”

    三人一起出了极鲜酒店,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旅店,一进自己的房间,念冰立即探手入怀,按动内衣胸前的胸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看着面前两个一模一样的念冰,凤女完全呆滞了,“你,你们”

    融冰微笑道:“这位姑娘一定是误会了,我和念冰是兄弟,我们的父亲是双胞胎,从小我们两个就长得很像,也难怪你会认错,不过,下次你可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抱错了情郎。念冰,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你和这位姑娘好好谈谈吧。”说完,向念冰怪异地一笑,离开了旅店。

    融冰走了,凤女看着念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俩”

    念冰叹息一声,上前拉起凤女的手,将她带到床边坐下,道:“凤女,你听我解释。刚才那位是我的哥哥,正像他说的那样,我们两个长得很像,而他在都天城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买了一件能够改变容貌的魔法物品,说来真是巧,前几天哥哥的未婚妻刚刚认错了我,没想到,这次你去认错了他。”

    凤女俏脸一红,白了念冰一眼道:“胸口还疼吗?当时我”

    念冰抓紧凤女的手,道:“没事,我皮厚的很,看到你,什么伤都好了。凤女,你是特意来找我的?你们族中的长老知道吗?”

    凤女眼圈一红,想起这些天的担心,不禁扑入念冰怀中,紧紧的搂住他,俏脸埋入他的胸口放声大哭。

    念冰被凤女哭的懵懂了,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反搂住她的娇躯,感受着那充满弹性的**,心中充满了爱怜之意。

    念冰温暖的怀抱令凤女感觉到很安心,心中的委屈在哭泣中完全挥发,渐渐地,她与念冰的心中都不断地增加着,哭声收歇,凤女缓缓抬起了头,念冰也正在低头看着她,两人身体同时一震,念冰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感情,低下头,深深地,深深地吻上了那鲜艳欲滴的娇嫩红唇。

    凤女先是微微一挣,但她很快就在念冰的热情中软化了。环抱在他腰间的双手勾上了他的脖子,不用言语的交流,在这深深的一吻中,他们之间的情感已经得到了升华,两人心中都充满了对彼此的爱意。

    良久,唇分,凤女娇羞的低下了头,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了念冰腿上。臀下似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正在碰触着自己,俏脸涨红如同苹果一般,凤女的心不断在激烈中颤抖着,她想起身,但全身却又使不出一丝力气。

    念冰搂着与自己紧密接触地凤女,理智正在**中挣扎,凤女对他的诱惑力太大了,为了能够转移视线。他有些结巴地道:“凤女,你还没告诉我是怎么离开的你们族中的那几位长老呢。难道他们也来了这边吗?”

    凤女摇了摇头,低声道:“你先放开我,让我起来,要不人家怎么说话?”

    念冰强忍着心中的不舍,抱起凤女放在自己身旁,没有了身体的接触,冲动的情绪果然舒缓了许多。

    凤女娇羞地看了念冰一眼,道:“我是特意跑出来找你的,也可以说是偷跑出来的,那天,空长老说你死了,当时我就想去寻找你的尸体,却被虚长老打晕带回了族里,并把我关在了族中的封印之屋内,你知道我有多么伤心吗?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竟然破开了封印,当时,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立刻就跑去奥兰城寻觅你的尸体,那时我想,怎么也要让你入土为安,然后再为你过孝。可谁知,怎么找也没有你尸体的下落,我抱着一丝侥幸,进入了奥兰城,我想,你既然在公爵府出现过,或许那里会有你的消息。”

    听到这里,念冰忍不住插言道:“那你见到我干妈了吗?就是你们族中的凤烟。”

    凤女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刚到公爵府门口就遇到了紫清剑,他告诉我你来了都天城,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才发现原来你并没有死,念冰,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高兴吗?当时我立刻就向都天城这边赶来,自然就没有进那公爵府,凤烟前辈的事我也听说过,其实,这根本说不上谁对谁错,她选择了自己的真爱才为族中所不容,长老们不在,我又怎么会与她为难呢,你不用担心。”

    念冰知道凤女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也没有解释,忍不住再次拉起凤女那白皙修长的玉手,低声道:“那你呢?你愿意放弃族中的一切和我在一起吗?凤女,上次见面时我就有句话想跟你说了。”

    凤女全身一震,突然急切地捂住念冰的嘴,道:“不,不要说。念冰,对不起,我,我不能。”

    念冰楞了一下,道:“为什么?凤女,难道你”

    “不,不是的,念冰,如果我心中没有你,刚才又怎么会,但是,凤族中却不能没有我啊!或许,在外人眼中,我们凤族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但他们又哪里知道凤族地苦处呢?凤族以长老为领导,由五位长老统帅全族,五位长老的安排并不是本来就有的,而是因为凤凰涅磐大典,本来,当年凤烟前辈的父亲大长老去世后,凤烟前辈成为了族中的希望之凤,那里,时间还非常充裕,只要她能在大典来临前达到凤凰九变中的第三变凤幻魔身就足够应对大典时的变化了。但是,她却因为自己的感觉离开了凤族。凤凰涅磐大典不但是我们凤族的机遇,同时,也是对凤族的考验,一旦典礼无法完成,我们整个凤族都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再过不到两年的时间大典就要开始了。念冰,如果你心中真的有我,就等我两年好吗?两年后,只要我能帮助凤族度过凤凰涅磐大典,一定会放下一切同你在一起。”

    念冰眼中光芒连闪,拉开凤女捂在自己嘴上的手,道:“凤女,和我在一起并不影响你与凤族的关系,我不会过多地要求你什么,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返回凤族,两年后的凤凰涅磐大典你同样可以参加啊!这并不能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啊!凤女,虽然你不愿意让我说,但是,我还要告诉你,我受你,或许是一见钟情吧,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你的蚊子就已经深深地印在我心中。那时对我来说,你是神秘的。后来,随着我知道了你的一切,你的身影在我心中越来越清晰,但是,我却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因为我要报仇,我怕连累你,同时,我也不敢给你感情的承诺,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可是,我现在明白了师傅曾经说过的话,当感情到来的时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的。无论以后会怎么样,以后会发生什么,凤女,我都要对你说。我--爱--你--。”最后三个字他说的很清楚,一字一顿,声音中充满了真挚。

    凤女的娇躯颤抖了,泪水顺着面庞滑落,“念冰,我,我也爱你。”这几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显得有些艰涩,但是,当最后一个字说完时,凤女仿佛解脱了一盘,再次回到念冰的怀抱之中,幸福的气息围绕着他们的身体旋转,他们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充实。

    “念冰,两年,你愿意等我两年吗?”凤女在念冰怀中低语着。

    念冰微笑摇头,道:“我不愿意,但是,我可以答应你,绝不会影响你参加凤凰涅磐典礼,到时候,我甚至可以陪你一起去。”

    凤女俏脸突然涨的通红,低着头道:“但是,念冰你不知道,在凤凰涅磐典礼上,如果是没参加过上一次凤凰涅磐典礼的新任长老希望之凤,那么,这新的希望之凤必须要是童身。”说到最后几个字,她的声音几乎是嗫嚅的,幸亏念冰耳力不错,才能听清。

    念冰笑了,捧起凤女的娇颜,在她唇间轻吻,“傻丫头,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在我正式迎娶你之前,我会克制自己的。现在你没有理由再拒绝和我在一起了吧。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一定就非要发生那种事啊!我们之间,是心与心的交流,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凤女搂上念冰的脖子,主动献上香吻,“念冰,我没想到你能如此理解我。”

    念冰嘿嘿一笑,道:“不过,如果你要老这样勾引我的话,我恐怕会忍不住哦,你可要小心了。”

    凤女吓了一跳,赶忙从念冰怀中跳出,看着他那一脸笑意,才明白他是故意吓自己的,没好气的道:“你真是坏死了。刚答应和你在一起,你就故意逗我。”

    念冰站起身,眼中尽是温柔之色,“你赶了这么远的路,先上床睡会儿吧,你看,这些天你都瘦了。哦,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上来。”

    凤女撒娇道:“不,我才不要吃别的食物,我要吃你做的。念冰,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有好感的吗?就是你给我做鸽肉饭时那专注的表情,再加上美味的鸽肉饭,才让我对你印象那么深刻。”

    听她这么一说,念冰不禁苦笑道:“我听人说过,要管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要搞定他的胃,没想到这话用在咱们身上却反过来了。”

    凤女笑道:“怎么,你不愿意给我做饭吃吗?”

    念冰深深的望着她,“我愿意永远做给你吃。直到我老的动弹不得地那一天。”

    凤女娇躯微震,“念冰,你说我们的爱能长久吗?我怕长老们不会接受你。”

    念冰淡然一笑,眼中却充满了傲意。“凤女,我父母身上发生的悲剧一定不会在咱们身上重演。我不用他们认可,当我有绝对的实力时,只要你是爱我的,任何人的意见都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阻力。”

    听着念冰坚定的声音,看着他眼中闪过的一道冷光,不知道为什么,凤女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她隐隐猜到,念冰幼年时的阴影始终影响着他的心,在他内心深处的冰冷,并不是那么容易融化的,父母的死始终是一座山岳般压抑着他的心。凤女没有劝念冰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如用自己的温柔逐渐温暖他的心,微微一笑,轻声道:“快去给我弄吃的吧,我饿了。”

    “遵命,尊敬的老婆大人。”说完,念冰不等凤女娇嗔,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在愉悦的心情中,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出最棒的美食。

    时间不长,在凤女*在床上昏昏欲睡时,念冰回来了,手中托着一个盘子,盘中有一个大碗,看着凤女疲倦地样子,他心中不禁一阵心疼,“来,先吃了饭再睡吧。”一边说着,他揭开了碗上的盖子,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充满了房间。

    凤女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念冰,这是什么啊!?闻起来好香。”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赶了这么远的路,自然要补充一下体力,我知道你能吃,特意多做了一点,这叫**肉糯米饭,对脾胃气虚,食欲不振,体倦乏力有很好的效果,吃了再好好睡一觉,明天你的体力就恢复了。”

    凤女对念冰的厨艺绝对有贪心,把他手中的托盘接过来,闻着扑鼻的香气,顿时食欲大振,也不顾烫,坐在那里就大吃起来。

    看着凤女毫无淑女风范地大吃,念冰不禁失笑道:“喂,凤女小姐,你怎么说也是一凄,怎么现在像个小猪似的。”

    凤女一边吃着,一边模糊的道:“你才是猪呢,这个饭味道很不错哦,虽然没有鸽肉饭那么鲜,但却多了几分香甜。”

    念冰微笑道:“本大厨师亲自动手做的东西还能差吗?这鸡肉糯米饭谁都能做,但关键是火候的掌握和配料地多少,这里面除了鸡肉和糯米以外还有枣和椰肉,本来我以为这里不会有椰肉,没想到旅店里还真的有,都天城不是一般的繁华啊!做这道饭,简单来说,椰肉切碎,大枣去核,鸡肉切丝,糯米淘洗干净,同放锅中,加水适量,蒸至成米饭。”

    凤女咽下一口美味,惊讶地道:“真就那么简单吗?我岂不是也能做了。”

    念冰笑道:“你可以做一次试试,有我在旁边指导,味道也不会差太多的。”

    凤女警惕地看着念冰道:“我才不做呢,别想骗我做饭,要是被你都教会了,以后做饭的事不就成我的了吗?”

    念冰嘿嘿一笑,道:“阴谋被识破了,凤女,这时候你倒聪明的很啊!放心吧,等我报仇后,我们就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定居,我天天换着样子给你做好吃的美食,把你真的养成一只小猪,胖胖的那种。”一说到猪,念冰不禁想起了猫猫那只叫官官的宠物。

    凤女白了念冰一眼,道:“我才不会当猪呢,以我的斗气,只需要多消耗一些,就算吃再多都不会胖的。哦,对了,我记得上次在火龙洞时,那个叫龙灵的女孩儿似乎对你”

    听凤女提到龙灵,念冰不禁轻叹一声,“凤女,灵儿对我情深意重,我又受过她父亲的恩惠,我心中有她,你”

    凤女低头吃饭,半晌后才道:“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能够独占爱人的感情,我也不例外,但那个姑娘爱你爱的很深,我看的出来,而且她也是个好女孩儿。我并不是醋娘子,不过,例外只有这一次。”

    听清了凤女话语中的意思,本来战战兢兢的念冰顿时大喜,几步来到凤女身旁坐了下来,在他粉颊亲了一下。道:“凤女,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灵儿是有名的柔女,你们以后在一起,一定会很合的来。”

    凤女哼了一声,道:“便宜你这小色鬼了。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能勾引人家姑娘喜欢你。”

    念冰笑道:“你不是也喜欢我吗?或许,正是因为我会做饭吧。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当一名厨师倒比当一名魔法师要幸福的多了。或许有女孩子不喜欢英俊的男人,但是,恐怕没有几个女孩子不喜欢吃的吧!?本人的厨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

    一会儿的功夫,一大碗饭已经被凤女吃的一干二净,满足的放下碗筷,“好饱哦,这么多天第一次吃饱了,我要睡觉了,你再去开个房间吧。好不好?”

    看着凤女有些哀求般的神态,念冰不禁笑了,正式确立了与凤女的关系,使他的心放松了许多,不禁微笑道:“为什么还要再开个房间,难道我们还怕人说闲话吗?别人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好了,我就要和你住一起。”

    凤女窘道:“那怎么行,你刚才不是还答应了我”她哪里是怕别人闲话,怕地是两人把持不住。毕竟,凤族在凤女心中有着很重的地位。

    念冰看着凤女娇羞的样子不禁大笑出声,“看来你对我还是有防备之心,放心好了,我从来都不睡觉的。你睡床上,我就在一边冥想。”

    凤女这才放心下来,她实在是倦极了,也顾不上念冰取笑自己,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娇躯,一会儿的功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看着凤女入睡,念冰一阵出神,不论什么时候,凤女都是那么美,美的令人窒息,他并没有忘记玉如烟的嘱托,之所以没有先验证凤女的身份,是怜惜她现在的疲倦,准备等她精神好一些后再做打算。凑上前,在凤女的额头上轻吻一下,念冰就坐在床旁的地上开始了每天必须的冥想。凤女的到来令他心中极为兴奋,用了小半个时辰才进入静修状态。

    三天很快过去了,三天以来,凤女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念冰每天带着她在都天城中闲逛,剩余的时间就是研究融冰给他的魔法书和冥想。自从凤女来了以后,念冰已经不在外面吃饭了,两人的伙食完全由他负责。为了不使旅店中的厨师惊讶,念冰每次做饭都在房间中进行,反正他有魔法,厨具也都是现在的,并不怕被人发现。凤女变得比以前温柔了,关心呵护着念冰的每一件事,和她在一起,念冰总是那么舒心。但他却做到了自己的许诺,除了拉拉手,偶尔搂抱亲吻之外,并没有过多的侵犯凤女,两人就保持着这样恋人的关系,彼此间充满了幸福地感觉。

    今天,上午两人去都天城繁华地市区逛了一圈,吃过午饭,念冰决定完成玉如烟交给自己的使命。虽然他知道这样做很可能会让凤女暂时离开自己,但是,一想到玉如烟提起大女儿时的神态,他就不忍心再拖下去。

    “凤女,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念冰拉着凤女的手坐在她身旁。

    凤女微笑道:“有什么事就说吧,干什么弄的神神秘秘的。”

    念冰深吸口气,道:“在我说这件事的时候,你一定要保持冷静,好吗?不论我说了什么,你都不要过度激动,那样对身体不好。”

    凤女失笑道:“我又不是孩子,我会控制自己感情的。不会你又想起哪位红颜知己准备向我坦白了吧。”

    念冰苦笑道:“我是那样的人吗?该交代的我早就交代了。你啊!惩罚你晚上没有好菜吃。”

    凤女摇着念冰的手,道:“好啦,快说吧,到底什么事。”

    念冰刚要开口,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念冰,你在不在?”融冰来了,他的声音中听起来有几分无奈。

    念冰低声向凤女道:“我们的事待会儿再说,我哥来了。”说完,起身开门,来的并不止融冰一个人,与他一起的,还有念冰见过的华融帝国公主华依诺。一看到念冰,依诺顿时瞪大了双眼,再看看身旁的融冰,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

    念冰疑惑的看向哥哥,“哥,这是”

    融冰苦笑道:“你这小子,这几天在外面带着个美女到处乱逛,可给我找了不少麻烦。这不,依诺非说我有了新欢,没办法,我只得带她来见你了。依诺,这下不用我解释了吧。事实摆在面前。”

    看着融冰无奈的样子,念冰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原来嫂子又误会了。嫂子,上次还要多谢你送给小弟的好东西。”

    依诺楞楞地直到念冰面前,突然抬起手,一把捏在念冰的脸上,还用力的拽了拽,念冰吃痛,惊呼道:“嫂子,你干什么?我这脸可是真的。”依诺回身看向融冰,作势欲捏,吓的融冰赶忙退后两步,“不用捏了,来的时候你不是捏过了吗?”

    依诺呆呆地道:“你们真是兄弟?还不是孪生兄弟,怎么会长得这么像?”

    念冰苦笑的揉着自己的脸,道:“嫂子,这相貌是与生具来的,我和哥哥也改变不了。长的像不是我们的错,只要以后入洞房别错了就行。”

    依诺俏脸一红,嗔道:“还不是怪你,本来我和你哥挺好的,谁知道又多出来一个,还我胸针。”说着,还伸出右手。

    念冰嘿嘿一笑,道:“不给。那胸针就算是嫂子送给小弟的见面礼吧。我这声嫂子可不能白叫啊!”

    依诺哼了一声,道:“我还没嫁给你哥呢,不过不还也好,以后你在都天城的时候就要用那东西改变了容貌,省得我再认错了。”想起念冰那句入错了洞房,俏脸不禁再次红了起来,看的念冰笑意更浓了,“那还不是早晚的事,快请进吧。”说着,让开了门口。

    依诺首先进门,正好与起身的凤女相对,凤女也看到了她,美女相遇,难免互相比较,依诺眨了眨眼睛看着凤女,道:“你好,我是依诺。”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