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极鲜酒店(上)(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既然融亲王已经这么说了,那么,他应该是有意将宝刀还给自己才对。想到这里,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热切之色。

    融亲王心中暗道,小子,姜还是老的辣,想跟我,你还嫩了点,我就不信没有能吸引你的东西。表面上不动声色地道:“想拿回这几柄宝刀并不困难,你只需要为融家做一件事,我就把它们都还给你,甚至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还可以将它们先借给你使用。以你的通车来看,完成这件事并不困难,你愿意吗?”

    念冰想了想,虽然他急于得回宝刀,但心思并不慌乱,“以宝刀为代价替你们做一件事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件事却不能有违道德,不能违背我的意愿,您先将事情说出来,我再决定是否去做。”

    融亲王淡然一笑,道:“这件事很简单,我要你代替融冰云参加一个多月后的比赛。就用你的拟态魔法。在你出战时,要以融家的名义。”

    念冰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断然道:“不,绝对不行,这件事我不能答应。”

    融亲王眉头微皱,道:“难道你不想得回自己的宝刀了吗?你要知道,虽然我已经答应放你离开,但是,那种级别的宝贝可是不可多得的。”

    念冰道:“不是我不想得回宝刀,而是我不能代表融家去参加这场比赛,因为,我本身就是这场比赛的参赛人员。”

    融亲王一惊,“什么?你本身就是参赛人员?你代表的是哪个国家?”

    念冰抬头看了他一眼,才缓缓地道:“我代表的是冰月帝国,当然,不可能是冰神塔。而是每一界都垫底的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一边说着,他从空间之戒内取出了自己那个十号的号牌放在融亲王面前的书案上,继续道:“我的第二位师傅,就是冰水帝国魔法师工会的会长,风系魔导师龙智。他对我有恩,我本身就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长老。”

    看着书案上的号牌,融亲王突然笑了,看着他的笑容念冰心中充满了怪异的感觉,小的时候,自己是多么希望能够看到爷爷的笑容!但是,童年地记忆都加起来,也没有今天看到的多,可惜,在自己心中他已经不是爷爷了。

    融亲王道:“不能否认,你很聪明。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想利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来对付冰神塔了?这次你来参加比赛,为的就是打击冰神塔的气焰吧!?只是,你有把握赢的了冰神塔的代表吗?”

    念冰心头大震,不愧是华融帝国第一国师啊!仅从这一块小小的号牌上竟然看出了这么多东西。内心虽然震骇,但他表面上却不露声色,淡然道:“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是不能输地,就算冰神塔的代表再强,我也不相信在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内她能够达到魔导师地境界。我的拟态魔法您也见过了,只要对方还是魔导士,我就有机会凭借技巧赢得胜利,实在无法获胜的话,不知道您听没听说过一种以诅咒自己为代价的禁咒。”

    “什么?”念冰前面的话并没有让融亲王惊讶,但是,他最后一句话却令融亲王再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学会了生命的诅咒?你从哪里学的?”生命的诅咒这个魔法融亲王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一个绝对的禁忌魔法,是用来拼命的,当年,他曾经有一个朋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个咒语,在一次危机之中,那个朋友凭借生命地诅咒完全燃烧了自己的性命救下了融亲王,所以,他对这个诅咒极有感情。

    念冰平静地道:“对不起融亲王,这个我不能告诉您,您只需要知道我会这个魔法就行了。这次的比赛,我志在必得。”

    长出口气,融亲王目光闪烁地看着念冰,这突然回来地孙子给他带来了太多的震撼,天儿,你去了,却送回来一个如此出色的孙子,你是在责怪我吗?或许念冰说的对,当年的我实在是太刚愎自用了,我考虑的只是自己和家庭,却从没考虑过你的感受。一个人的性格会随着年龄的改变而改变,换做十年前,恐怕融亲王早已经将念冰关起来了,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他已经老了,年过八旬的他已经从原来喜欢清净转而喜欢热闹,尤其是对亲情的重视比以前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看着面前英俊高大却不肯认自己的孙子,相差已经去世的儿子,他的心软了。

    光芒一闪,不甜美员亲王凭借什么空间系魔法物品召唤,在他的书案上多了六色光芒,整个书房中顿时出现了一层氤氲宝气,正是念冰的六柄魔法刀,或许是厂家到了念冰的气息,六柄神刀同时震颤着,傲天刀还发出了淡淡的轻吟之声,骤然看到六柄刀,念冰难以掩饰心中的激动,目光落在刀的光芒上,仿佛在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般。

    “拿去吧。不管你承不承认,都是我的孙子,你与融冰谁获得了最后的冠军,都是替我扫了冰神塔的面子。不过,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的话,离开我这里后,想办法改变你的容貌。”融亲王的目光变得柔和了,看着念冰,等待着他取走自己的东西。

    念冰有些呆滞地看着融亲王,他从没想过自己能够这么轻易的拿回这六柄刀,眼中光芒接连闪烁,终于,宝刀的诱惑还是驱散了他心中的疑虑,一柄一柄的,将自己的六柄神刀一一收入空间之戒风。“融亲王,我要走了。”

    融亲王点了点头,道:“你走吧,你现在穿的是融冰的衣服,以你们相貌地相似,不会有人拦阻你的。我想,不久后我们还会再见面。”

    深吸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融亲王那深邃的眼眸,念冰发现自己心中的仇恨竟然淡化了一些,不禁暗暗。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觉吗?就算自己再眼他,就算他以前对自己和父亲做了再多的错事,他毕竟还是自己的爷爷。现在念冰有些明白为什么父亲当初面对融亲王时从不反抗了。没有行礼,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当他拉开书房门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如果我为父母报了仇,或许,我会再回这个家。”

    念冰的身影消失了。融亲王仿佛突然老了几岁似的坐回了自己的坐椅,深邃的眼神变的茫然了,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天儿,天儿,你真的死了吗?你放心吧,我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你始终都是我的儿子啊!看来,在我不多的晚年,都要在争斗中度过了。”再见念冰,知道了儿子死亡的消息,融亲王融焰已经作出了一个决定。抬起头,遥望着遥远的北方,“等着我吧,我们会有机会再见的。”

    念冰刚走出房间不远,就遇到了焦急等待中的融冰,融冰一看念冰毫发无伤,顿时松了口气,“怎么样?爷爷有没有难为你?”

    念冰摇了摇头,道:“没有。而且他还把我的刀都还给我了。哥,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也要参加一个多月后的新锐魔法师大赛。”

    融冰毫不在意地道:“那好啊!爷爷既然选择让你去参加,就证明你的实力在我之上,念冰,看来这些年你并没有荒废。”

    “不,哥你误会了,我虽然要参赛,但却并不是代表华融帝国,我代表的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或许,我们会在比赛场上相见。”

    融冰眉头微皱,道:“你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没关系的,就算在比赛场上相见也并不算什么。”

    念冰抓住融冰的肩膀,“哥,答应我,如果我们在比赛场上相遇,一定不要手下留情好吗?”

    融冰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放心吧,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不过,我倒希望我们不要太早碰到,那样,我们就能扫除更多的障碍,不是吗?”

    念冰显然没想到融冰对比赛会这么不在意,“哥,如果我最后得了冠军。你会不会怪我?”

    融冰哈哈一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冠军是凭本事得来的,你得了冠军,只能代表你有这个实力,我只会替你高兴。”

    “那我走了,融亲王并没有留难我,还记得我给你的地址吧,如果有事的话,你就到那里去找我。”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融冰点了点头,微笑道:“那我就不送你了,你怎么进来地就怎么出去吧。看来,我要多躲一会儿再出现才行。”

    念冰微笑道:“是啊!咱们长的真是很像,不过,哥哥啊!你的风流债似乎不少,我刚到都天城第一天,就已经被两个你的红颜知己认错了,以后,要是嫂子们把我当成你可就麻烦了。”

    听着念冰的取笑,融冰不禁脸色一红,“别乱说,我还没结婚呢,你哪来儿的嫂子。我哪儿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啊!你都碰上了谁?”

    念冰道:“一个是什么梅大哥的妹妹,还有一个,叫什么依诺,承你的情,那位依诺小姐还让给我一件很有用的魔法物品呢,连钱都替我交了。哥,下次你要是见到她,可要谢谢人家。嘿嘿。”

    融冰苦笑道:“原来你说的是他们俩,梅小姐跟我根本就没什么,只是她单方面的老缠着我而已,他哥哥没事就知道推波助澜。”

    念冰目光一动,微笑道:“那这么说,那位依诺小姐就跟你有什么了?”

    融冰轻叹一声,道:“只不过是政治婚姻而已,她的全名叫华依诺,是当今华天大帝最宠爱的孙女,我们从小就定下了亲事,再过两年也该完婚了。还好,我运气不错,依诺并没有皇族嚣张的气焰,不过,你连她都骗过了,看来,我们俩还真是像的可以啊!”

    念冰微笑道:“这下我就放心了,收了正牌嫂子的礼物也不算什么,等你们结婚时,我一定送你们一件大礼。”

    “行了,你小子刚从爷爷那里逃出来就嬉皮笑脸的,赶快走吧,要是我们一起遇到旁人可就不好了。”融冰微笑着道。

    念冰轻叹一声,道:“哥,你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以前,我一切都要*自己,现在见到了你,至少我的心有所信徒,不用再带着面具做人了。哥,我走了,你多保重。”用力捏了一下哥哥的肩膀,念冰转身而去。

    回到旅店时,已经是下午了,念冰的脖子早已经打鼓,先前因为精神紧张并没觉得,此时心怀放松了,铁饥饿的感觉不断侵袭,精神力只恢复了三成,使他感觉到很疲倦,也懒得出去吃饭,就在旅店中随便要了点食物,听着这些普通的食物,他不禁怀念起自己的厨艺,最近忙于修炼魔法,对自己的胃确实亏欠不少,等这次比赛结束之后,一定要好好做一顿大餐慰劳慰劳自己,同时也让哥哥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

    包后,冥想占据了念冰绝大多数时间,当他从冥想中清醒过来时,魔法力和精神力已经尽复,魔法尽复的感觉真是不错,念冰没有理继续冥想,从空间之戒内取出了融冰给他的魔法笔记看了起来,两人走的修炼路线虽然不同,但融冰毕竟也是一名魔导士,从他怕笔记中,念冰看到了许多融冰对火系魔法的理解,这些详细的注解可要比魔法书好的多了,很快,念冰就看了进去,就像当初在图书馆似的,全身心投入到魔法的知识当中。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因为,敲门声响了。

    “念冰,你在吗?”融冰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将念冰从看书中惊醒,他赶忙从床上跳下,几步来到门前将融冰迎了进来。

    “哥,你怎么来了。新锐魔法师大赛就要开始了,你不需要多修炼吗?”念冰有些惊讶地看着兄长。

    融冰微笑道:“临阵磨枪的效果毕竟有限,我对自己有信心。你看看这是什么。”一边说着,他从司中摸出一本书道给了念冰,准确地说,那并不是一本真正的书,而是用线穿起的一叠纸。念冰接过来一看,只见第一页写着几个大字,残遗古魔法阵大全及注解。再翻开里,只见纸张上字迹犹新,这明显是一本抄录的书啊!

    抬起头,念冰看到了融冰眼中的血丝,不用问,他也知道哥哥了什么,念冰的眼睛湿润了,“哥,你”

    融冰微笑道:“快看看,你是否用得着,在魔法阵上你一定比我强,我一看那么复杂的符号就晕了。你可要多加努力啊!我想,这本书应该够你研究一段时间的了,是我从十几本魔法阵的书籍中抄录而来的,都是极为复杂的古魔法阵,上面的注解是几位爷爷以前留下的,解释的很详细,对你应该有不小的用处。”

    念冰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纸张,这是融冰一夜未睡的结晶啊!时隔十二年,哥哥本点都没有变,他对自己还像以前那么好。

    “行了,自己兄弟,你要是说什么感激地话可别怪我跟你翻脸。你好不容易回来,走吧,我带你出去品尝品尝咱们都天城的美味。魔法研究也并不急于一时,太累了反而不好。”说着,拉起念冰就往外走。

    是啊!兄弟之间根本不需要说谢,有些事情,用行动比用说的要强很多,念冰小心地将这一叠纸和那本笔记收入空间之戒,这才跟随融冰出了旅店。在出旅店之前,念冰用新得到地胸针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和头发,头发变成了黑色。要的作用下,他的脸发生了些并不明显的变化,五官都只改动了一点,但加在一起,却和以前完全是不一样的,同样是英俊的青年,但现在已经不会给人感觉他和融冰相象了。

    “哥,你辛苦了一晚,就不用款待我了,赶快回去休息吧。保持良好的精神力是魔法师必须要做的。”念冰看着融冰眼中流露出地一丝疲倦,心中一阵不忍,这都是因为自己啊!

    融冰微微一笑,道:“行了,就算你不吃我也要吃啊!你也知道我辛苦了一晚,不好好慰劳一下自己怎么行。这都快中午了,吃完饭我就回去冥想。”他已经这么说了,念冰又不好再拒绝融冰的好意,两人迈开大步,朝都天城最繁荣的市中心走去。

    一边走着,融冰给念冰解释着周围的建筑,就像一个向导似的,说的兴高采烈,除了眼中偶尔流露出的疲倦,从外表很难看出他一夜没睡。

    “看,前面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了,这家饭店可是相当有名,虽然店不大,但他们做的东西可绝对是一流的,价格又便宜,我这张嘴,一向挑剔的很,但却是这里的常客。连爷爷也经常让下人们从这里买东西回去吃呢。”一边说着,融冰指了指前方不远的一家店铺。

    念冰放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家两层楼高的店铺门庭若市,外面竟然排起了长队,店铺上方的匾额有两个烫金大字--极鲜。看到这里,他不禁微微一笑,道:“这家店铺好大的口气啊!他们是做什么的?海鲜吗?”

    融冰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了。海鲜哪里都有,可他们这里却是独一无二的。走吧,老哥不会骗你的。尝尝你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融冰拉着念冰绕过排起地长队来到店铺门前,门口负责维持秩序的服务生一看到他顿时迎了上来,“小王爷您来了,还是老地方吧。”

    面对外人,融冰可没有了对念冰温和的笑容,脸上罩上一层冰冷,连话都懒得说,只是点了下头。

    服务生似乎早见惯了他这样子,赶忙引着二人进入了极鲜酒店。

    店门口排着的长队中有人惊讶地道:“不是说里面没地方吗?怎么他们就进去了。”

    另一个人不屑地道:“小样,你新来的吧。连融亲王府的小王爷都不认识。融亲王一家为国为民,他们吃东西要是还排除,我们也不会答应,晚吃一点饿不死你。”

    虽然后一个人说话极不客气,但是先开口的人却连屁都没敢放一个,赶忙低下头继续老实地排着队。

    念冰和融冰走进了极鲜酒店,刚一进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带着药香的浓鲜之味,念冰的鼻子收容两下,眼中不禁流露出惊讶的光芒。从这混合的鲜味中,他竟然无法辨别出原料是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混合的香味饮食的原料太多了,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确定的。

    这家酒店很有特点,每一桌都由竹帘隔开,只能隐约看到里面有人,但却看不清楚。服务生引着念冰和融冰二人来到一层最里面*窗的一张桌子,在跳过其他桌子时,透过竹帘可以看到,里面都已经有人了,只有这张是空着的。

    这个位置很好,只要撩起竹帘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大街上的一切,虽然店里人很多,但却并不嘈杂。

    融冰微笑道:“就咱们两个,就坐这里吧。虽然不是单间,但我喜欢这里通透的空气。二层的包间都是能坐十数人地,我们就没必要了。”

    听着融冰简单的话,念冰对自己这位兄长不禁多了分认识,以他小王爷的身份,就算长年留下一个包间也没什么,但是他只留了一张不大的小桌,这种简朴地作风深合念冰之心。

    融冰抬头向服务生道:“老样子,不过今天要多加八份材料,你看着选吧。要最好的。”

    服务生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大沙锅已经端了睐,沙锅正面是一个铁制的方盒子,里面不知道放了些什么。服务生熟练地打开方盒子的一边,从自己怀里拿出一个火折子在里面一点,顿时,噗的一声,火焰从盒子上方冒了出来,烘烤着沙锅的底部。

    念冰惊讶地看着那小铁盒子,不明白那是怎么做到的,融冰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道:“这是这家店铺首创的方法,其实方法很简单,但成本却很高,所以,你不要看这里店面不大,其实食物比外面的大饭店还要贵上几分,你知道这铁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吗?那是高度的烈酒,没有经过任何勾兑的烈酒以火引燃,自然就成为了最好的加热之物,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烟。”

    酒,听到这个字念冰不禁砰然心动。作为一名顶级厨师,突然地点醒不禁让他想到了许多东西,绝不仅仅是加热,同时也可以联想到许多菜肴的制作方法,浓郁地酒香用在菜肴之中,只要应用得当,绝对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正在念冰联想着自己的厨艺之时,服务生打开了沙锅的盖子转身走了出去,年鼻的香气浓郁而至引得念冰向锅中看去,他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锅白粥,在火焰的加热下,正翻滚着一个个密集的气泡,香气正是由粥而来,念冰吸了吸鼻子,不禁赞叹道:“好粥,这虽然表面是白粥,里面却有老母鸡熬成的浓汁,再加上一些特意挑选的药物磨成粉末,我想想,应该有枸杞、三七,恩,还有一两种我闻不清楚。”

    这回轮到融冰惊讶了,“老弟,你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吃,怎么比我还清楚,吃了这么多回,我都不知道他这白粥中有什么东西。”

    念冰微微一笑,道:“哥,你兄弟不但是一名魔法师,同时也是一名厨师啊!有机会让你品尝一下我的手艺。”

    正在说话间,服务生又上来了,手中的大托盘内有八碟材料,其中四种青菜和四种肉类,青菜分别是茼蒿、油菜、生菜和空心菜,四种肉类分别是牛肉、羊肉、鸡肉和猪肉,不论是茶还是肉,都是生的,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看到这一幕,念冰不禁惊讶地道:“难道是以粥来涮吗?”

    融冰拿起那盘茼蒿放入粥中,微笑道:“不错,正是以粥来涮,这里所经营的,就是百味粥锅,这白粥本身地叶无道就很好,每加入一种材料,叶无道就会有番变化,绝对是美味啊!而且,营养价值也很高。”一边说着,他用汤勺在锅中搅和着,使茼蒿与白粥充分地融合在一起。

    这种新奇的吃法念冰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禁大感兴趣,茼蒿很容易熟,遇热收缩,融冰给他盛了一碗放在面前,同时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又下了一盘猪肉,“快尝尝,你不说自己是厨师吗?品鉴一下这粥锅的美味如何。”

    鲜美的白粥加上青菜,叶无道变化果然令念冰大为惊喜,这些日子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一会儿的功夫,一碗美味的粥已经下肚。融冰不断将一盘盘材料下入锅中,正如他说的那样,每加入一种材料,粥锅的味道就会有所变化,当粥锅内的白粥减少到一定程度时,服务生就会来加上调制好的白粥。当前八盘材料吃掉后,又上来八盘各种各样的海鲜,如吓仁、鱿鱼、蟹肉之类,叶无道变换更加频繁了。念冰和融冰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两人胃口大开,足足吃下了三锅白粥十六盘材料才满足地停了下来。

    “哥,这真是个好地方,见识到这种做的方法对我启发很大,果然不愧是百味粥锅啊!”念冰赞叹地看着面前的空锅,此时下面那个铁盒子中的烈酒已经燃尽了,服务生送上来一盘水果让两人清口,念冰吃了两块水果后道:“哥,我有些内急,你等我一会儿。”

    融冰失笑道:“吃过就去排,你倒真是直肠子,快去吧,出去右转,走到头左转你就能看到那五鼓轮回之所了。”说完,还向念冰眨了眨眼。

    念冰起身去了,融冰眼中流露出会心的微笑,悠闲地吃着水果,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外面有些嘈杂声,不禁撩起竹帘向外看去,只见外面负责维持秩序的服务生正在婉言谢绝着一名少女,看到这名少女,就连眼高于顶的融冰都不禁有些呆滞了,这女子太美了,一身水蓝色的长裙虽然不算十分整洁,但却无法掩盖他那绝世芳华,粉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看上去有些凌乱,风尘仆仆的样子令人看之心痛,绝美的容颜上笼罩着一层寒霜,正微嗔道:“好久不来,你们这里规矩倒是多了,我又不在这里吃,难道带走都不行吗?我赶了很远的路,饿的很呢。”

    服务生同样被少女容颜所迷,奈何极鲜店规定严格,只得无奈地道:“对不起姑娘,我们这里有规矩的,概不外卖,您也看到了,外面排了这么长的队伍,如果您想在我们这里用餐,就请到后面排除吧,规矩不可废啊!”服务生此话一出,没等少女开口,排着队的人群中顿时有人道:“姑娘,来我这里吧,快轮到我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与我们同桌用餐如何?”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阵附和之声。

    绝色少女眼中冷光一闪,“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就不信这诺大的都天城中就没有一个可以吃饭的地方。”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