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凤女的身世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喷出一口鲜血,凤空看着远处的念冰,有些艰涩的道:“这么怪异的魔法师,这么年轻而又强大的魔法师,我都是第一次见到。竟然能够使用四种魔法元素向我发动攻击,如果你再强一点,或许,死的就会是我吧。可惜,你毕竟还不够强大。哎,其实我不应该杀你的,你刚才放过了凤香,我……”说到这里,凤空突然想起了先前被念冰震飞的凤香,心中一惊,咬牙忍着身体不断传来的巨痛,几个闪身来到先前凤香昏迷的地方。令他惊讶的是,凤香竟然完好无损的躺在那时,并没有受到先前两种火焰爆发时的洗礼,试探了一下,凤香虽然昏厥了,但气息还算平稳,并没有受到更多伤害的迹象。

    将凤香从地上抱起来,凤空长叹一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深深的看了那变成焦炭的念冰一眼,迈开蹒跚的步伐,缓缓朝树林深处而去。

    就在凤空的身影刚刚消失不见之时,一个全身穿着红衣的男子悠然从远处的大树后走了出来,虽然看去他走的很慢,但只迈出两步,就已经来到了变成焦炭的念冰之前。他,正是火龙王加拉曼迪斯。

    加拉曼迪斯看着念冰的惨样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平时都是你烤肉给我吃,没想到,这次却让别人给烤了。恩,难闻死了,一点都不香,还是你烤的肉比较好吃。你这臭小子,就别装死了,给我爬起来吧。”说着。一脚踢在念冰腰间,将他整个人踢的飞了起来。

    惨叫声从原本已经是焦炭的念冰口中发出,连带着喷出一大口鲜血,虚弱地声音响起,“我就*,加拉曼迪斯,你***就没点同情之心,明明就在附近,你为什么不救我。妈的,别想让我再做饭给你吃。”

    加拉曼迪斯故铸冤枉的道:“谁说我在附近。我是刚刚赶来的,想出手也已经晚了。哎,你这能怪我么?”

    全身漆黑的念冰坐直身体,睁开眼睛,眼中流露出愤怒之色,你骗鬼。你我还不知道么?肯定就在一边了,如果不是我命大,恐怕就真的被烤熟了。“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既然你自己有办法,我为什么要帮你?到了最后紧要关头你都有力气护住那个女的,怎么会死呢?不过,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全力拼一下,在你自己制造的种种形势作用下。你与那凤族的家伙实力已经基本拉平了。何必要冒险呢?难道你就那么有把握自己死不了?”

    念冰哼了一声,抖掉身上地焦炭,贪财之中。露出一抹蓝色的光芒,冰冷的气息弥漫而出,正是冰雪女神的叹息――晨露刀。

    加拉曼迪斯恍然道:“好小子,原来你是*它躲过了一劫,怪不得你那么有把握了。”

    念冰虚弱的大口大口喘息着,“武圣真是不好对付啊!我根本就没想到被那样虚弱的凤空长老最后依旧那么猛。幸亏我留了后手,准备了晨露刀在怀里,否则,肯定死掉了。我又不是傻子,如果到最后都没有把握。我一定会使用诅咒地。我救凤香,是不想和凤族结下深仇,为了凤女,我不得不冒险试一下啊!好疼。”说话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念冰全身不禁一阵痉挛。怒视着加拉曼迪斯道:“你就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还不赶紧给我治疗一下。”

    加拉曼迪斯深沉的想了想,道:“对不起,念冰,我忘记光系魔法的拟态怎么用了。”

    念冰怒道:“你放屁,光系的忘了你不会用水系的么?我现在受的可是火伤。”

    加拉曼迪斯依旧是同样的表情,“可是我水系的也忘了。这样吧,我做个好人来帮你。”一边说着,随手一挥,将掉落在不远处地圣耀刀吸入手中,再扔到念冰面前,“你自己治疗好了。”

    念冰想争辩,但却已经没有过多的说话力气,自己治疗,如果自己还有魔法力,还用他说么?咬牙苦忍着身上的痛楚,勉强凝聚起体内最后一丝法力,往身上施加了一个普通不过地水疗术,虽然效果很差,但也总比没有强。

    脑海中一阵昏沉,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他就想倒地睡去,正在这时,一股灼热的气流输入体内,使念冰全身一震,加拉曼迪斯低沉的声音响起,“念冰小子,你要不想自己的魔法退步就立刻给我冥想,想救你父母,你就要比任何人都坚强。”

    念冰全身一震,大脑顿时清醒几分,睁开眼睛看了加拉曼迪斯一眼,从加拉曼迪斯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分认真,深吸口气,勉强盘膝坐好,没有再多说一句,立刻开始冥想。不是他不想发牢骚,而是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那么做了。

    眼看着念冰进入冥想状态,加拉曼迪斯收回了按在他身上的手,微笑的看着念冰,眼中流露出嘉许之意,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地悟性真是不错,先天条件又好,是个可造之材,我就帮帮他好了,毕竟,还要吃他做的东西嘛。”

    先前的战斗中,念冰在发现凤空出现后做出了最佳判断,如果下面对抗,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凤空的对手。但是,身为魔法师,只要能完成咒语,就能拥有同级武士更强的攻击力,所以,他立刻用强大地精神力使自己发出的刚刚冰雨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趁着凤空落脚未稳之时强烈攻击,目的并不是要伤到对方,而是要削弱对方的实力。

    念冰的计算很精确,他知道凤空和凤香一样,下午都在与玉如烟的战斗中受了伤。内伤是不会那么容易好地,即使斗气再强,身体也需要时间来恢复,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没有使用诅咒来使自己的实力增强。然后,他就用出了目前自己能使用的最强魔法攻击。

    飓风冰雨的围攻给了念冰长时间吟唱咒语的机会,神圣之光这个七阶魔法在凭借圣耀刀为引用出后,他立刻发动了自己最强的八阶火系魔法――焚天,为了生存,这一次他没有丝毫保留。全部魔法力都赌在了这个光明与火焰的融合魔法之中。由于光系魔法与火系魔法并没有任何冲突的地方,所以两个魔法一个八阶一个七阶,融合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当凤空被削弱后以凤幻魔身攻击自己之时,则用龙雩集舞引动了自己这个融合魔法圣焰,顿时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强大威力。

    飓风冰雨达到了九阶,而念冰这个圣焰却强悍地超越了九阶。进入了十阶的范畴。一个受了伤又被削弱后的武圣面对自己这达到魔导师级别的魔法攻击,未必就能占到便宜,这是他早已计算好的。而圣焰则是根据当初在加拉曼迪斯压迫下突然用出地龙雩集舞构思而来,这些日子以来,对拟态和融合魔法的应用加上本身实力的提升,才令念冰有了如此的提高,如果不是刚刚冰雨的效果,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呢。

    不过。武圣毕竟是武圣,比起念冰拼尽全部潜力和魔法力发出的单体十阶攻击魔法来看,凤空虽然在种种形势下实力削弱了许多。但还是比念冰想象中要强大一些,强横的凤凰火焰以凤幻魔身为基础险些要了念冰的小命,幸亏念冰事先准备好了晨露刀,凭借着冰雪女神的叹息,硬是化解了残余地火毒。再加上经过加拉曼迪斯改造后坚韧的身体,这才得以幸免。他判断的没错,凤空比凤虚好说话地多,又在自己的攻击中他已经受了重伤,自然不会再多看焦炭般的自己,这才装死躺在那时。当然。那时的他本身已经距离昏厥只有一线之隔,如果不是为了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安全,恐怕早已经昏迷过去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必须要收回自己的几柄宝刀。那可是珍如性命的宝贝啊!没有它们,念冰又怎么能发挥出今天的水平呢?可惜,他装死瞒过了凤空,却瞒不过加拉曼迪斯。

    在加拉曼迪斯输入的那股能量帮助下,念冰体内近乎枯竭的魔法力重新凝聚,开始了恢复的过程,或许是因为消耗地太严重了,这一次他进入冥想之时,精神力完全进入了沉睡状态,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

    “求求你,虚长老,就放过念冰吧,我绝不会为了他离开凤族的,求求你。“凤女泪流满面的跪在凤虚长老面前,绝美的俏脸上充满了哀求之色,那双碧天蓝地美眸中充满了担忧。

    凤虚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凤女,淡然道:“晚了。我不会允许有任何机会的存在,凤香已经去杀那个小子,我想,她应该也快要回来了。凤香的实力虽然不如你,但你应该清楚,只要是我的命令,她绝不会违抗。”

    凤女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您,您已经让香姐去了,为什么,为什么?“念冰的实力她很清楚,虽然念冰的魔法很奇特,但凤香却是接近武圣境界的武斗家,只是因为悟性比自己差一些才迟迟没有进入武圣境界,从修炼的时间来看,凤香比她不要多修炼了三年之久,在凤女想来,如果念冰单独遇上冷面无情的凤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丝希望,希望念冰不要离开公爵府,或者始终与那条龙在一起。

    凤虚淡淡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凤女,“身为凤族的希望之凤,你应该知道自己身上有多么重大的责任,你是凤族的未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你对本族的忠诚,我并不反对你释放自己的感情,但是,对象只能是本族中人,就算那个小子只是单方面对你产生感情,也绝不能放过,我不想再有第二个凤烟出现。“

    “为什么?为什么?”凤女失礼的看着面前的长老,“小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童年,从我懂事的那一天开始,就一起在努力的修炼,那时候你们都教导我,为了凤族的未来必须要努力,您和几位长老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严格的要求着我。十多年来,我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样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了追回华天偷学本族的九离斗气,我找到他,他用自己的身体练制成离天剑留做最后的纪念,并在临死前把自己神乎奇技的铸造技术传授给我。虚长老,您应该知道,我的责任心一向很强,无论做什么,都一起以本族为重,为什么您就不能相信我,非要杀害无辜呢?”

    凤虚长叹一声,“孩子,或许你还不是很明白感情这件事。如果感情这东西真的来了,是你无法阻挡的。爱,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当初,你妈她……”说到这里,凤虚突然停顿下来,仿佛说漏了什么似的,用咳嗽声掩盖着自己的尴尬。

    凤女全身一震,“长老,我妈妈?我妈妈怎么了?您不是说她为了族人的安危而献身了吗?您……”

    凤虚刚要解释,沉重的脚步声突然响起,眉头微皱间他回身看增,身上已经冒起了红色的火焰。

    “大哥,是我。”虚弱的声音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而来。

    凤虚心中一惊,认出那正是凤空的声音,真心一个闪身冲了过去,正好看到全身焦黑的凤空步履蹒跚4抱着凤香走了回来。

    “空弟,你这是怎么了?大惊失色之下,凤虚真心接下了凤空手上的凤香,凤女一闪身来到凤空长老身旁,搀扶住他的身体,并将自己淳厚的斗气输入凤空体内。

    得到凤女的帮助,凤空明显精神一振,摇了摇头,道:“放心,我没事,还死不了。凤香只是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

    凤虚眼中冷光一闪,“是小烟?"在他认为,能将和凤香伤成这样,也只有玉如烟了。

    凤空摇了摇头,道:“不,不是小烟。大哥,难道你没发现,其实小烟对我们根本就没有敌意。否则,像那条火龙所说的,如果小烟达到了第六变,那么,我们就算连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她的实力应该已经无限接近神师了。除了凤女以外,我还没见过比她资质更好的。"

    凤虚惊讶的看着凤空,“那是谁?还有谁能有如此强的实力?"

    凤空有些犹豫的看了凤女一眼,叹息一声,道:“是那个小子。"

    凤虚全身一震,“不可能。我不相信他那么年轻就能够达到武圣境界。"

    凤空苦笑道:“大哥,他并不是武士,而是一名魔法师,可以说,是一名天才魔法师。他竟然能够使用四种魔法元素,他本身的实力虽然无法与我抗衡,但是,他所施展的融合魔法却非常强大。"

    听了凤空的话,凤虚不禁一阵失神,“难道,难道当年的事又要重演么?"

    凤空摇了摇头,道:“不会重演了,虽然他的实力远超我们预估,但我毕竟还是将他杀了。与他的魔法比起来,魔法师的身体脆弱的还不如普通人,中了我以凤幻魔身发出的凤凰火焰,他没有生存的可能。"

    “什么?",“太好了。"

    凤虚大为兴奋的欢呼一声,而凤女则是全身一晃,彷佛天塌下来一般。热血直冲大脑,眼前的一切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她很清楚,凤空长老是不会说谎的,他既然说念冰已经死了。,他必然就是真的死了。但是。凤女怎么会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呢?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念冰并不会死的,他和那头龙在一起啊!“

    凤空叹息一声,道:“丫头,你冷静一点,那小子是被凤香扮成你的样子引入树林的,没有任何人跟着他。其实,他的人品很好,本有击杀香儿的机会,他却放弃了。如果不是他最后的魔法实在太强,或许,我还能放他一条生路。但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如果我有一丝松懈,恐怕死的就是我了。丫头,那个人已经死了,别再多想了。"

    为什么,为什么,天,在这一瞬间彷佛塌陷。凤女娇躯不断的颤抖着,原本明亮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死灰之色,直到这一刻,她才能够确定,念冰在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她却很清楚,失去了念冰使她如此痛苦。

    如果,念冰没有死,凤女一定不会违背长老们的意思,跟随着他们返回凤族,但是,此时念冰死了,原本被凤女压抑着的各种念头,不断在心中升腾,她现在所能想到的,完全是念冰的好。从第一次见面时,念冰给她做的鸽肉饭,一直到最后念冰在火龙洞穴中为了拯救众人,而放弃了自己的自由,甚至是生命。那一幕幕在眼前是如此的清晰。

    风,轻轻的吹着。春天的风本应是暖的,但凤女的心却是如此冰冷。

    呆滞而立的凤女浑然没有发觉,自己身上已经逐渐燃烧起了红色的火焰,火焰的颜色在转变着,随着她的心发生着怪异的变化,红色的光芒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再由暗红色逐渐变得更加昏暗,她那双碧蓝色的大眼睛朝死灰色转化着,一对暗红色的巨大羽从背后飘然而出。

    “啊——”

    嘹亮的声音是如此凄厉,那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痛苦,在声音的震慑下,周围树林上的树叶如同泪水一般纷纷坠落,她猛的抬起头,愤怒的看着凤空和凤虚,“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放过他。念冰做错了什么?没有他,恐怕我早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为什么一定要把我逼上绝路,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我的解释呢?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凤烟前辈会选择与那人类结合的原因,因为,你们根本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念冰是无辜的,他是被我连累的。他死了,他死了,我,我……“在神志迷失之中,离天剑脱鞘而出,凤虚和凤空吃惊的发现,凤女身体周围爆发出的暗红色火焰,竟然比金色的凤凰火焰还要灼热几分。那似乎是愤怒与悲伤的燃烧,离天剑湛放出无比强烈的恨意。

    双手持剑,凤女面对两位长老,她身体所发出的强横气势,竟然令凤虚心中一阵发虚,那完全被仇恨锁定的感觉是难受,他突然发现,恐惧再次出现于自己心中。

    “不,我不能杀你们,不能和你们动手。是你们将我养育长大。杀——!”凤女的身体突然漂浮离地,原本朝着两位长老的离天剑骤然向一旁挥出,暗红色的光芒带出将近十丈,从草木中一掠而过。

    凤虚的动作很快,在凤女离天剑挥出的一瞬间,已经欺到她的身前,一掌斩在了她那修长的脖子上。挥出那一剑,凤女的身体,似乎已经被抽空了似的,再加上这一掌,她的身体缓缓软倒在地,在娇躯倒地的剎那间,凤虚和凤空都清晰的看到,两滴淡红色的泪珠飘然滑落。

    正在这一刻,树林中突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先前被那暗红色光芒掠过的地方,不论是灌木还是挺拔的大树,竟然完全变成了灰色,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灰烬。在微风的吹拂之下,短短几次眨眼的工夫,树林中已经出现了一大片呈扇形的空地。

    凤空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大哥,你有把握能挡住么?”

    凤虚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我也在怀疑先前所做的决定是否正确了。凤女的凤凰火焰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刚才那一击彷佛抽空了她所有的斗气。但是,这一击连我也没把握挡的下来。杀了那个小子到底对不对呢?丫头反应这么大。看来,她真的对那小子动心了。”

    凤空叹息一声,道:“不得不承认,那小子的魔法极强,而且人又英俊,女孩子难免会被他所吸引。大哥,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你没看到凤女在最后关头依旧保持一丝清醒,没有攻击我们么?等带她回去之后再慢慢开导吧。我相信,她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姑娘。”

    凤虚不置可否的深吸口气,道:“至少,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一根刺,这是如何也无法剔除的了。但是,我们凤族再也禁受不起任何损失,当初凤鸣大哥去世,将小烟交给我们照顾,但是,她却选择了与外人结合。而不是接替凤鸣大哥的位置,五年前,凤天也去了。原本的五位长老只剩下三人,如果不能有两人补齐的话,再过两年,每五十年才出现一次的凤凰烽火祭祀又如何举行呢?哎。我真的很担心啊!”

    凤空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我也同样为这个伤脑筋。大哥,小烟竟然达到了第六变,这可比我们想象中强大的多了。我们这次来本是想请她回去的,要不,我们不要再要求她杀那个叫蓝羽的小子,让她跟我们回去主持典礼吧,以她六变的能力,多指点一些,凤女肯定能够早日完成第三变,加上我们三个老家伙,凑够五个三变以上的王族,也能够就会凤凰烽火典礼了。而且,有六变的小烟主持,典礼会相对轻松的多。”

    凤虚摇了摇头,冷然道:“就算我们不要她杀蓝羽,你觉得她会跟我们回去么?人不要忘记,在小烟眼中,我们是她的杀女仇人。或许,她会因为旧情而放过我们,但是,她却绝不会再承认自己是凤族王族了。”

    凤空急道:“可是,我们当初并没有杀了她的女儿啊!”

    凤虚眼中冷光大放,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凤女,道:“难道你让我去告诉她,凤女就是当初那个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的小女孩儿么?”

    凤空颌首道:“事实如此,当初,大哥在最后关头,用斗气暗暗护住凤女的身体,把她留了下来,事实证明,您的选择是正确的,凤女完美的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悟性方面丝毫不比小烟差。或许,我们不与外族通婚的决定本就是个错误。"

    “放屁。"凤虚勃然大怒,”王族血脉必须要保持纯正,为了维护本族的尊严,为了维护本族的规矩,凤女身世的秘密一定不能传出去,否则族规的威信何在?"

    凤空激动的道:“大哥,威信真的就那么重要么?现在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两年后的典礼啊!现在不但小烟仇视我们,连凤女这丫头也已经心怀芥蒂,内忧外患之下,我们如何应付那样的局面呢?"

    凤虚弯腰将凤女抱起,将一个瓷瓶扔给凤空,道:“你先吃点药,我们离开这里再说。还有两年的时间,总会想到办法的。你杀的那个小子应该与小烟有些渊源,我不想让她知道是咱们动的手。如果,到了最后依旧没有任何办法,或许我会再去找小烟,把一切说清楚吧。"说完,他走到一旁,把凤香也抱入臂弯之中,一步一步朝远方走去。

    看着凤虚的背景,长叹一声,“大哥,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心中最惦记着小烟,却偏偏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当初,正是你决定要放过小烟和她丈夫的啊!“

    ……

    温暖与清凉两种不同的感觉不断滋润着他的身体,沉睡的精神精神力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当精神力逐渐清醒之时,念冰留存于身体中的意念,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那是红蓝两色光团,红色光团在下,沉于丹田之中,而蓝色光团在上,停滞在胸口上方接近咽喉的位置。红、蓝两色光团散发出一圈圈光晕,在自己体内彼此交融着,奇异的是,这相互交融的两种光芒在接触时,不但没有相互冲突,反而轻易的一透而过,当念冰用精神力去感受这两个光团散发出的光芒时,惊讶的发现,那上下的光团各自是冰系魔法力和火系魔法力的高度凝聚,但是,它们散发出的光芒,却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但不论变化如何,当火魔法力的光环与冰魔法力光环接触之时,火魔法力狂燥的特性就会完全消失,变得异常平静,而冰魔法力则会变得活跃许多,虽然两种魔法力的特性不同,但却并没有任何不融之势,反而相辅相成,每接触一次,就会从体外吸收魔法力补充自身,增强着念冰的魔法实力。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