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融合·圣耀刀(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五天过去,不但圣耀刀感觉轻了许多,甚至连脚步也轻了不少,最为可贵的是魔法力的进步,在极限状态下修炼,正如加拉曼迪斯说的那样,对精神力和魔法力的提升都有极大的好处,现在,胸口处那团凝结的魔法力体积已经缩小了一些,感觉上更加凝实,念冰隐隐发觉,自己似乎已经进入了魔导士境界,只是还不能肯定而已。

    离开洞窟的十五天后,念冰扛着圣耀刀,身形矫健地跟在加拉曼迪斯背后,疑惑的道:“伟大的加拉曼迪斯,走了半个月了,我怎么觉得咱们早该走出去了才对,为什么还走不出山脉呢?”十五天的痛苦磨练,使原本英俊的念冰变得像个野人,脸上的胡子遮盖了英俊的面庞,金色的长发乱蓬蓬地纠结在一起,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却比以前坚实了许多,肮脏的污垢正面隐藏着莹润的肌肤,变化最大的就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如同夜晚的繁星一般,闪烁着慑人的光彩。视力大幅度增加,使整个世界都变得更加清晰了,十五天的磨练之后,圣耀刀已经无法再成为他的负累,在手上就用起来虽然还达不到圆转如意的程度,但至少重量已经不再是威胁了。

    加拉曼迪斯理所当然地道:“当然走不出去了,因为我们一直在绕圈嘛。”

    念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道:“绕圈?你丫闲的有病啊!?不,不,伟大的加拉曼迪斯,我的意思是,你不急着出去吃美食吗?”

    加拉曼迪斯眼中的寒意褪去,淡然道:“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把你培养的好一些,也省得出去给我丢人。再有半个月,我们就离开这里。不过嘛,从现在开始,我们走路的方式要变化一些。你现在是走三个时辰可以休息一次。恩,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你也太辛苦了,我决定,把三个时辰重新改为一个时辰,你觉得怎么样?这样的话,你总不会说我不厚道了吧?”一边说着,他嘴角处流露出一丝阴笑。

    念冰眨了眨眼睛,“我没听错吧,三个时辰改一个时辰,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加拉曼迪斯轻轻挥舞着手中的枝条,道:“你当然没有听错,不过,我要补充一点。在这一个时辰内你可以选择任何前进的方法。”一边说着,他突然轻飘飘的一掌拍向念冰。念冰身上的触发魔法卷轴早已经消耗干净了,些时根本没有抵挡加拉曼迪斯龙爪的东西,灼热地气流瞬间传遍全身,念冰只觉得似乎有一扇巨大的闸门隔断了自己与魔法力之间的联系,不过,对于加拉曼迪斯的行动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疑惑地看着他,等待他发话。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可以继续前进了,记住,是一个时辰,不过嘛,这一次我会在你后面好好照顾你的。”手中枝条轻舞,念冰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已经多了一道痕迹,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燃烧的感觉不禁令他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加拉曼迪斯不怀好意地看着他,道:“不干什么,我只是帮助你锻炼一下身体而已,你不是想让魔法多进步一些么,那就要进行这后半个月的身体锻炼。来吧,臭小子,有本事你就躲开我地攻击,当然,你也可以用圣耀刀来抵挡,不过,要挡得住才行。还不快走,看鞭”

    念冰享受地,是非人的生活,一个时辰在火龙王加拉曼迪斯的鞭策之下,他身上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幸好,加拉曼迪斯还算手下留情,对于他正面的着急部位没有下毒手。形式的突然改变令念冰极不适应,幸好,还有那腥臭的东西可吃来恢复体力,一个时辰结束后,加拉曼迪斯会先给他吃这东西,然后把施加在他身上的魔法封印解除,让他自己治疗伤口,治疗完毕后,可以进行一小时的冥想。

    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即使是为了生存而忍辱负重的念冰也不例外,在被鞭策的第三天,念冰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了。“妈的,加拉曼迪斯你个五八蛋,你再打我,我就跟你拼了。”挥舞着手中的圣耀刀,无法使用魔法的念冰眼中快要喷出火来。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加拉曼迪斯手中枝条一挥,啪的一声,念冰身上又多了一道红痕,“我抽的就是你,怎么?你还想反抗不成?。”

    念冰的眼睛红了,长达二十天的虐待终于让他的忍耐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脑海中一片空白,他现在只想将面前这个化身为人的火龙王撕成碎片,整个身体如同旋风一般向加拉曼迪斯冲去,手中重达一百二十八斤的圣耀刀像晨露在他手上时那样灵活。

    加拉曼迪斯眼中的不屑突然变成了惊讶。因为,他发现的念冰变了,虽然他并没有斗气,但是,此时的圣耀刀却在他手上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光团,即使以加拉曼迪斯的眼力,从这金色光团中也看不出任何规律,每一刀都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但偏偏这每一刀中却都蕴涵着天地至理一般,那已经不再是刀的范畴,隐约间,加拉曼迪斯竟然从那金色的光团中看到了龙形气流,由光元素组成的龙形气流,只不过是愣神的工夫,圣耀刀已经到了他向前,加拉曼迪斯吃惊地发现,自己不但无法闪躲,甚至连抵挡都不知道该如何挡起。如此玄妙的刀法他虽然生活了几万年,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无奈之下,火红色的斗气澎湃而出,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火焰般地保护层,既然无法闪避或者格挡,也只有凭借气上的优势了。火龙王的斗气虽然不是金色地,但绝对不比神师的神斗气差什么。

    刀影突然变了,对耀刀竟然在刹那间凭空消失,空中只有九条愤怒的金龙,金龙们或扑击、或前冲、或喷吐,每一条都用不同的形态朝加拉曼迪斯的防御冲来,最令人意外的是,那金色的刀芒竟然直接透刀而出,那是无坚不摧的气息,令加拉曼迪斯都为之心惊的气息。他突然明白了,虽然念冰没有斗气,但是,在这一刻起他却锾了刀的灵魂,对耀刀仿佛又被自己地主人圣师持在手中一般,那一道道金色地刀影虽然不是斗气,但却是光元素与刀本身灵魂的结合,其威力之强,绝不会在气之下。

    密集的磨擦声不断响起,加拉曼迪斯也不知道防御罩上被念冰砍了多少刀,他只能感觉到异常澎湃的光元素气息不断汹涌而入,虽然这并不能伤害自己。但是,这种光元素的气息却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意念。如果不是能量冲击与自己的斗气相差太大,单是这种气息已经足以重创自己了。咳嗽一声,火红色的光芒骤然膨胀,念冰地身体倒飞而出,带着圣耀刀一起重重地落在三丈之外。虽然摔地七昏八素,但他的手却依旧牢牢地握着圣耀刀。那块圆形的圣耀石散发出一层金色的光芒蔓延到念冰全身,虽然这一下看上去摔的很重,但他却并没有受伤。

    念冰从地上爬起来,却并没有再向加拉曼迪斯发动攻击,吃惊地看着手中的圣耀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圣耀刀刀身上金光四射,那通透的感觉仿佛让念冰看到了曙光一般,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龙雩集舞,是的,先前他以圣耀刀施展的正是龙雩集舞刀法啊!如果换做鬼雕,念冰自然有把握轻易控制,但是,刚才在他手上的却是重达一百二十八斤的圣耀刀啊!四尺长刀竟然展现出雕刀的刀法,这是什么要领,单是自己身体的灵活性与协调性就是以前远无法比拟的,在施展龙雩集舞的那一刻,身与刀完全结合在一起,再无分彼此,圣耀刀上自然发现的刀芒完全由纯净的光元素所组成,自己现在魔法被封印,是什么调动了圣耀刀的气息呢?是决心,是自己那一往无前的决心啊!不愧是伴随圣师纵横大陆七十余载的绝世宝刀,圣耀啊圣耀,现在你终于完全认可我了。

    目睹着刀身的目光充满了感情,念冰眼中多了一层朦胧的雾气,这柄圣师的宝刀时隔万年之后,又有了它新的主人。

    “好刀法,刀法的名字是什么?”加拉曼迪斯的声音传来。

    念冰喃喃的道:“龙雩集舞。是我第一位老师传授给我的刀法。说来你可能不信,它是在厨艺中用来雕刻的。评价一个人的厨艺要从五方面来看,那就是色、香、味、意、形。而龙雩集舞刀法正是形字的颠峰展现。加拉曼迪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逼迫,我绝对不可能用圣耀施展出龙雩集舞。”

    “谢?不用不用,以后你多做些美味给我吃就是了,我可没安什么好心,你尽管恨我好了。不过,想报仇似乎不容易。”加拉曼迪斯的声音中包含着傲气,还有几分诙谐。念冰抬头与他对视,两人四目相交,不禁都笑了。

    念冰瞥了一眼加拉曼迪斯手上的枝条,“还要继续吗?”

    加拉曼迪斯摇了摇头,道:“没那个必要了,除非我用出绝对优势的头气,否则,再也不能凭借速度打到你了。对你的身体培训可以提前结束了。以后有空多拿圣耀刀耍一耍,对于你一个魔法师来说,这样的身体条件已经足够,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念冰站起身,刚想说什么,加拉曼迪斯却向他抬起了手,一道湛然金光输入圣耀刀,刹那间金色光芒从刀身笼罩向念冰的全身,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中,他身上的的伤口快速的愈合着。加拉曼迪斯的手并没有放下,只不过手上的金光变成了白色,闪电般画出一个白色的六芒星,喃喃的吟唱着咒语,他的魔法力就像无限的一般,九阶的魔法逐渐形成。白色光芒在弥漫中扩大,包裹住加拉曼迪斯的身体,也包裹住念冰的身体,白光瞬间方法(原书中这样,我也想不到应该是哪个词。),白色的六芒星转化为银色,将他们所处的位置完全覆盖。光芒骤然收敛,空中最后消失的,是一个银色的光点。

    奇异的感觉使念冰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却下一震,当一切重新变得清晰之时,他发现周围的大山已经消失了,刺骨严寒侵袭着衣不蔽体的他,全身一个机灵,冬季的严寒却没有令他感觉到太多的不适。

    面前是一条河,一条宽阔的大河,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河面早已经因为冬天的寒冷而凝结成冰,从温暖如春的山谷到这冰天雪地的冰河,巨大的差异还是令念冰有了许多不适应。他刚想管加拉曼迪斯要回空间之戒也好从其中取出御寒的衣物时,一个巨大的火球却突然从背后飞出。

    同样的火球,从火龙王加拉曼迪斯手中用出,威力绝对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火球带着刺耳的咆哮声澎湃而出,轰然巨响中,河面上冰屑飞溅,在灼热气流的影响下,冰面下的河水如同喷泉一般澎湃而出,甚至还带出了几条被瞬间煮熟的鱼。

    一股大力从臀部传来,念冰又一次领略到腾云驾雾的感觉,他手舞足蹈地跨过数十丈距离,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动作,身体已经扑通一声掉入了河水之中。加拉曼迪斯强悍的火球术固然让瞬间沸腾,但是,河水是流淌的,始终在移动,当念冰落水之时候,刺骨的河水顿时让他全身一阵痉挛,河水强大的冲击力带着他的身体就朝下游方向而去。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