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妓女的秘密(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雪静本来因为即将与念冰住在同一个房间,心跳正不断加速着,有些不知所措。她毕竟是一个大姑娘,虽然心中喜欢念冰,但是也知道自己与他同住一屋有些不妥,但又觉得这是个机会,不想放过,所以,心中一直在犹豫着。此时,念冰松了口气,她同样也松了口气,但心中却多少有些失望。

    “念冰,那你呢?我住了你的房间,你怎么办?”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不用管我了,大厅里不是由沙发么,我就在那里将就一晚吧。”雪静狠狠地瞪了那保安一眼,哼了一声,这才向楼上而去。

    看雪静走了,保安向念冰道:“大厅不许住人,如果想住店,请明天一早再来吧。我要关门了,请立刻离开。”

    念冰愣了一下,眉头微皱道:“你在针对我么?”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过你吧。

    保安冷淡的道:”我只是照章办事,请离开。“

    念冰自然不会与这种普通人一般见识,无奈之下,只得重新走出兰馨饭店。

    夜已经深了,已经接近十月的天气微微泛凉,夜露吹打着念冰的身体,使他不禁打了个寒战,赶忙调动体内的火元素绕体一周,这才舒服了一些。虽然夜露给他带来了寒意,但此时雪静不在身边,在清冷的空气中,他的脑子逐渐变得活络起来。

    i

    雪静从家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找我,这已经证明她对自己有心阿!雪静是喜欢自己的,而且,她并不像龙灵那样软弱,如果让她一直跟着自己,在到达奥兰帝国首都这一路上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呢?万一自己把持不住,那就麻烦了。或许自己对雪静并没有感情,但是,却绝对有**存在,面对美女,自己能始终保持冷静么?很难,很难。

    念冰心中的深处除了母亲以外,始终只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他对龙灵有怜惜,对洛柔有欣赏,对雪静他甚至有些惧怕,惧怕她那疯狂起来的歇斯底里,却绝对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所以,他实在不希望自己与三女中任何一个相处过长的时间,就算自己不陷进去,雪静对自己的感情一旦加深,事情就更难解决了,自己总不能打她、赶她吧。

    想到这里,念冰心念电转,思索着一个合适的方法。

    突然,他心中一动,为什么雪静会喜欢自己呢?恐怕是因为自己表现出的一些优点吸引了她吧,如果自己让她多看到一些缺点,或许,她对自己的感情就会逐渐冷却了,雪静时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而且她的脾气几乎是一点就着,雪静啊。对不起了,我只能这么做。

    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念冰朝黑暗的街道走去。很快,他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在这深夜中,唯一不关门的店铺恐怕只有一种,那就是——妓院。

    “哟,先生。来玩儿么?现在虽然有点晚了,但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姑娘呢。”有一名看上去三、四十岁,浓妆艳抹的老鸨把念冰带了进去。

    这只是一家中等妓院,一进门,扑鼻的脂粉香味险些将念冰熏个跟头,此时,他心中不禁有些慌张,他对于妓院的了解相当于零,甚至不知道妓院具体是干什么的。毕竟,查极在教导他厨艺的时候总不可能把妓院的知识也介绍给他吧。之所以知道妓院的存在,还是在冰雪城中听到一次路人的对话。那是一对夫妻,丈夫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被妻子怒骂着,从他们的对话中念冰听出,这丈夫是因为去了一个叫妓院地方,让他的妻子无法容忍,当时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如果不是因为谋杀亲夫是重罪,他好不怀疑那妻子会用菜刀砍死自己的老公。后来他曾经问过龙灵妓院到底是什么地方,从来没有发脾气的龙灵,红着脸怒骂了他几句跑掉了。从那以后,念冰大概猜到,这所谓的机缘,应该是男人喜欢,女人极度厌恶的地方。平时走在路上,他也曾经见过几家妓院,所以,从外表上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念冰看着双目放光的老鸨,道:“这里有住的地方么?”上次听那对夫妻吵架的时候,他隐约听到那妻子骂丈夫在妓院夜不归宿,想必妓院是能住人的吧。

    本来,以念冰身上这普通的衣着,并不能引起老鸨的关注,但是,他的相貌实在太英俊了,使得这老鸨一阵春心荡漾,心中暗想,这样英俊的小伙子,如果能和自己睡上一晚,就是倒贴钱也值得了。

    “住?当然有了,就是不知道先生想怎么住阿!姑娘们,来客人了,快来接客。”

    此时,夜已经深了,大部分妓女不是已经有了客人,就是已经准备睡了,听到老鸨的召唤,还没客人的妓女们大为不耐,一个个从阁楼上走下来,睡眼朦胧的向大厅中看来。当她们的眼光落在念冰身上时,所有妓女都停止了动作。

    念冰突然全身打了个寒战,他看到从楼梯上走下七、八名妙龄女子,一个个衣着单薄,手臂和大腿大都裸露在外,有些更是连胸前的衣襟也没有遮掩好,露出了丰满的乳沟。他进入社会时间不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香艳场面,顿时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在逐渐的沸腾着,心跳莫名加速。

    妓女们终于反应过来,用蜂拥而至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只是一瞬间就将念冰围在中央,似乎她们也有了武技似的,渴望的眼神,撩人的姿态,是如此的动人。

    “先生,来我房间吧,我可是有名的清纯玉女哦。”

    “清纯玉女算什么,先生,你看,我这里大么?来吧,晚上我一定好好服侍你。要不,我给打八折如何?”

    “八折?先生。我给你打六折好不好,人家今天晚上好孤独呢。”

    汗,冷汗顺着额头流淌而下,即使当初面对金背的龙王的时候,念冰也没有如此的紧张过,他突然发现,自己挑选的这个方法实在太差了,如此香艳的场面一时间令他这个初哥儿陷入了无限的尴尬之中。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他想说些什么,却又实在说不出口。看着那一个个忸怩作态的女子,他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天啊!神啊!救救我吧。

    好了好了,姑娘们别吵。叫这位先生自己挑选好了。先生,你选谁呢?“老鸨见多识广,一看念冰那一脸尴尬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如果换了别人,她才懒得理会,但是念冰英俊的容貌、伟岸的身材实在令这老鸨动心,所以才主动出来解围。

    老鸨指挥着少女们站成整齐的一排,自己贴到念冰身旁。用胸前的丰满挨上他的手臂。”先生,您想选那位姑娘呢“如果她们您都看不上眼,那我怎么样?”

    念冰低头向老鸨看去,不得不承认,这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老鸨风韵绝不比那些少女差,而且还多了几分成熟,尤其是她那丰满的有些夸张地身材更是令他有鼻子喷血的冲动。天啊,这就是妓院么?所有的智慧仿佛都消失了一般,他有些呆呆的问道:“这个,这个,你们这里住一晚要多少钱?”

    念冰单纯的样子更让老鸨心痒难搔,身体某些部位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什么钱不钱的,先生能光临我们这里,就是我们的荣幸。到时候,你看着给点就是了,我们这里住的地方很多,你随便选一个吧。”

    “咳咳,那给我一间空房吧,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住一晚就走。”念冰的话,顿时引的少女们一阵娇笑,老鸨捏了捏他小臂上坚实的肌肉,“哟,先生,难道您看不上我们这些姑娘么?到了我们这里,哪儿有独睡得规矩阿!您就挑选一个陪您吧。”

    “怎么那么吵,妈妈,这么晚了还不关门么?不会有客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从楼上传来,虽然在责怪着,但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声音异常动人。

    念冰身前的妓女们和他身旁的老鸨脸色都变了,其中一名妓女更是低声嘟囔着,“完了,完了,她一来,这极品小处男肯定没我份了。”

    念冰向楼上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粉色裙的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此女身材匀称而丰满,一张白皙的俏脸上微施脂粉,身上散发着一股清雅的味道,似乎有些疲倦了似地,手扶栏杆向楼下走来,眉头微皱,却能令人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美。她的出现,顿时将在场所有女子都比得黯然无光,虽然不是像凤女那样的绝色美女,但姿色却也是上上之选。

    老鸨心中暗叹一声,向念冰赔笑着道:“先生您看,这位是我们这里的花魁,虽然缠头高了一些,但是,绝对是物有所值啊!如意,来客人了。”

    少女微微抬头,当她那朦胧的目光与念冰清澈的眼神相对时,漂亮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并没有象其他妓女先前那样失态,缓步下楼,俏脸上多了一份百花绽放般的微笑,走到念冰身前,道:“先生您好,我叫如意。”

    念冰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气氛,不像先前那样不知所措了,微微颔首道:“你好。”

    如意扭头向身旁的老鸨看去,“妈妈,今天就让如意招待这位先生吧,好么?”

    老鸨想说不,但是,如意却是这家妓院的头牌,来这里的客人,大多是冲着她的面子,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摇钱树阿!赶忙道:“好,当然好,如意阿,那你就带这位先生到你的房间去吧。”

    一个女人总比一群女人好应付,虽然到现在念冰也没完全明白这妓院始干什么的,但面前这清雅的少女带给他几分好感,和她走,总比被一群庸脂俗粉缠着要好。

    如意拉起念冰的手,两人同时有了不同的感受,如意感觉到念冰的手修长而有力,并没有茧子,他的手很温暖,但似乎有种钢铁般的坚硬。念冰则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他虽然不是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但是,如意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的手很软,柔若无骨一般,最让念冰感受到深刻的,是她手上的冰冷,小手非常柔滑,握起来极为舒服。

    上了楼,如意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带着他来到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中。房间内的装饰大多是粉色的,房间很大,分为里外套间,但中间却没有门的阻隔,里间是一张大床,被幔布围拢在内,整个房间中,都散发着些异样的气氛。

    “先生请坐。”如意的声音中突然失去了先前那柔柔的感觉,将念冰拉到外间的圆桌旁,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倒上一杯酒递给念冰,而自己则在念冰身旁坐了下来。

    念冰一口将酒喝下,腹中升起一股火热的感觉,顿时使他的心神镇定了许多,但他依然问出了一个傻傻的问题,“如意姑娘,这里只有一张床,我睡哪里?为什么你们这里的规矩必须要让客人进其中一人的房间呢?”

    如意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念冰,“我们这里是妓院。”

    冰火魔厨:

    “我知道。”

    “那你还问这样的问题?”如意的眼神中多了一道冷芒。

    念冰苦笑道:“坦白说,我虽然知道这里是妓院,但却不知道妓院始干什么的。你能告诉我么?”

    如意答非所问的道:“那你又是干什么的?”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