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金背地龙王(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正阳刀在白衣人手上,而他的肩膀上,正站着一只鹰,那竟然是一只白羽红眼的鹰,身体不大,与隼差不多,有里的双爪牢固的抓在白衣人的肩膀上,很显然,先前正阳刀正被它叼走的。让念冰奇怪的是,难道这只白鹰不怕正阳刀上的温度么?

    “爸爸。”猫猫的呼喊让念冰心头一紧,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但经过猫猫的确认后,他还是不禁有些惊讶。

    但是,他此时却丝毫也不紧张,没有了魔法力的魔法师,在一名强大的召唤师面前,就算紧张会有用么?坦然的面对才是最好的选择。

    看到自己的父亲,猫猫不但没有热情的扑出去,反到朝念冰身后凑了凑,此时,念冰到成了她的挡箭牌。

    “还不过来。”看着一脸惊慌之色的女儿,希拉德又好气又好笑,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外面寻找女儿的下落,奈何猫猫极为狡猾,使用各种手段迷惑希拉德,要不是她的几种召唤兽身上都有着特殊的精神气息,希拉德还真拿她没办法。

    “爸爸,爸爸你怎么来了?念冰哥哥现在很虚弱,我不能过去,需要扶着他啊!”猫猫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道。

    希拉德的目光转向念冰,淡然道:“我女儿既然在你面前用出召唤术,而你又是一名魔法师,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秘密了。”

    念冰平静的看着希拉德,面对那充满金属质感的眼神,他没有一丝退缩,“不错,我已经知道了。是否可以把我的刀还给我了。”

    他更知道希拉德话语中的意思,从当初第一次见到猫猫时念冰就知道,为了保守秘密,这召唤术一脉的白人绝不会吝惜杀人灭口的。

    希拉德看了看手中的正阳刀,眼中闪过一道异彩,“不错,这确实是一柄好刀,同时,也是一件顶级的魔法物品,可惜,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将它的威力发挥出来。”

    随手一扔,正阳刀向念冰飞至,凭借着对刀的熟悉,根本不用眼睛去看,念冰轻易的将刀接入手中。

    “吼——”金背地龙的怒吼声重新响起,他摇晃着站起身,似乎依旧有些晕眩,四下看着,寻找着敌人的存在。

    希拉德转向金背地龙,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念冰吃惊的看到,希拉德原本黑色的眼眸突然完全变成了白色,恐怖的白色,两个简单的字眼从他口中吐出,“安静。”

    那是发自灵魂的震慑,精神力凝聚成一股,直接笼罩住了金背地龙庞大的身体。那念冰全力攻击都无法伤害分毫的金背地龙,在希拉德简单的两个字中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就那么匍匐在地,一动也不敢动。

    希拉德的眼睛恢复了正常,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女儿,而是看向念冰,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用了那么多魔法都不如我这两个字呢?”

    念冰想了想,道:“这头金背地龙本身有着极强的防御能力,它身上的角质层就像将全身覆盖的甲胄和盾牌,有着极强的物理和魔法防御。但是,不论什么样的生物,自身都会有弱点,我想,这金背地龙外在的防御力已经很强了,那么,它的精神力恐怕就没有外表这么强悍了吧。以您的精神魔法,通过精神力直接攻击它的大脑,自然能够达到我所无法达到的成效。这或许就是一物克一物的道理,就像水克火、光克暗那样。当然,我并没有贬低精神魔法的意思,武者的斗气可以克制普通魔法,但精神魔法却是武者的客星,即使是魔法师,虽然自身的精神力不弱,但是能够抵御您这么强大精神力攻击的,恐怕数量也不会很多。何况您还有着神奇的召唤术。”

    希拉德冷峻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魔法力几乎完全消耗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你的精神力确实不错。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从我肩膀上这只雪鹰的攻击中生还,我就饶你性命。猫猫,你给我过来,否则,我把你所有宠物全都没收。”

    猫猫眨了眨眼睛,似乎突然决定了什么似的,一闪身,挡在念冰面前,“爸爸,你不能杀念冰哥哥啊!凤女姐姐说他是好人。”

    希拉德眉头微皱,“凤女?”

    猫猫道:“凤女姐姐让我跟你说凤凰之女四个字,爸爸,你就放过念冰哥哥吧,大不了我跟您回去就是了。”

    希拉德冷哼一声,道:“你这丫头,竟然还敢跟我讲条件,过来。”最后两个字充满了震慑的气息,在精神力的压迫下,猫猫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但她却依旧执着的挡在念冰身前,用力的摇了摇头。

    念冰拍了拍猫猫的肩膀,“去吧,回到你爸爸身边,我不用女人来保护。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猫猫回头看向念冰,眼中多了一抹泪光,“念冰哥哥,可是你现在已经没有法力了啊!雪鹰很厉害的,哥哥,你……”

    “以精神为引,失落的孩子啊!我将带领你走入那迷失的永恒。”希拉德的声音带着奇异的磁性,听到这个声音,猫猫不禁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目光,回过身,面向自己的父亲,一步步朝希拉德走去。

    精神魔法确实奇异,猫猫乖乖的走到希拉德身旁,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失去了神志。希拉德淡然向念冰道:“不论你与凤女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你与我女儿之间发生了什么,如果不能挡住雪鹰的攻击,那么,你只有死。”

    念冰深吸口气,目光落在希拉德肩头的雪鹰身上,“来吧。”

    简单的两个字,却充满了信心。右手一挥,四个卷轴已经从空间之戒中甩出,落在他面前的地上,没有了魔法力,他现在所能凭借的也只有卷轴了,虽然这些卷轴的制作耗费了他大量的经历,但为了自己的生命,此时也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希拉德淡然一笑,道:“那我到要看看,冰火同源魔法有什么出奇的威力。小雪,攻击。”

    空气突然变得冷冽起来,那只雪鹰张开双翼,从希拉德肩膀飞起,那冰冷的感觉正是从它身上散发而出,这只雪鹰本身竟然是有属性的。

    光芒一闪,又是四个卷轴落入了念冰手中,虽然雪鹰看上去远不如金背地龙慑人,但他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雪鹰动了,长达两米的雪白双翼完全展开,嘹亮的鸣叫声中,两道由冰凝结成的巨大冰刃从它的羽翼处发出,蓝光一闪,交叉中已经来到了念冰面前。念冰手指一捻,一团火焰燃烧而起,迅速在他身前布下一道火墙,紧接着,另外三个卷轴同时脱手飞出,而他自己则快速的向后退出几步,冰刃遇到火墙,攻击的威力顿时减弱了许多,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双色冰封球贴地而起,冰刃剩余的威力也只能在它上面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双色冰封球在空中快速的旋转着,由下到上形成一个美妙的弧度,直奔雪鹰攻去,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雪鹰那双红色的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不屑的光芒,双翼骤然收敛,身形完全向下坠落,几乎是与冰封球擦肩而过,骤然一个加速,朝念冰冲来。但是,念冰同时还发出了两个卷轴,那又是一对冰火同源的攻击,狂燥的爆裂声响起,混合着红、蓝两色光芒的攻击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罩向雪鹰的身体,这也是他现在所能发出的最强攻击。

    嘹亮而尖锐的声音再次从雪鹰口中发出,它并不具备金背地龙那样强大的防御力,冰火同源使两种极端的魔法同时爆发,冷热交替所产生的威力绝不简单。原本前冲的雪鹰竟然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改变了冲击的方向,扶摇直上,在冰火同源即将到达前冲天而起,在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跃过冰火同源再次向念冰冲来。

    念冰双目大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咬舌尖,将精神力提升到极限,“回来。”原本冲击而前的冰火同源硬生生的止住了前冲的势头,掉转身形,由后向前朝空中的雪鹰兜至。与此同时,念冰冰凌杖高举,“升腾,冰之洗礼。”最早扔出去的四个魔法卷轴同时碎裂,寒气冲天而起,转瞬间化为一个巨大的冰罩,从正面笼罩住雪鹰的身体,限制住它的自由。冰之洗礼是一个六阶冰系魔法,念冰的四个卷轴中有两个都能发出它的威力,而另外两个,则是辅助的四阶增强寒冰术,四个卷轴同时的作用下,只是刹那间,空中的冰罩就已厚达一尺,只留下背后冰火同源席卷的方向没有封闭。

    雪鹰也感觉到了危机,厉叫一声,双翼用力下拍,全身都笼罩上一层蓝色的光芒,身体如箭一般朝上空冲去。

    “想跑,没机会了。转焰。”原本冰罩内空旷的空间中,突然冒起了腾腾紫色火焰,火焰在雪鹰冲到最上方冰壁前笼罩了冰罩内的整个空间,同时,也笼罩了雪鹰的身体。就在这时,念冰接连用精神力强行控制魔法,终于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而从后面席卷而来的冰火同源攻击也因为没有了魔控力的作用而在接近冰罩的地方消失了。

    破碎声清晰的响起,雪鹰的身体冲天而起,只不过,原本有着一身晶莹、雪白羽毛的它,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黑鹰。

    雪鹰的身体突然在空中涨大了几分,一声声刺耳的鸣叫不断传来,空中竟然飘起片片雪花,雪花在风中飘舞,变得越来越急劲了。

    念冰心头一冷,他知道,如果刚才自己能够再多控制一瞬间,就算冰火同源无法杀掉这只强悍的魔兽,至少也能将它重创,但现在看来,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雪鹰此时使用的能力明显比四阶的暴风雪要强悍的多,他现在已经没有超过四阶的魔法卷轴可以使用,除了坐以待毙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念冰并没有闭上眼睛,看着空中的雪鹰,他心中充满了不甘。

    “够了,小鹰。”红色的光芒突然亮起,包裹住雪鹰的身体消失不见,而刚刚凝聚的暴风雪也随之消失了。

    希拉德缓步走到念冰身前,感受着周围依旧活跃的魔法元素,淡然一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强,那些卷轴是你制作的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我做的。我并没有完全挡住你雪鹰的攻击,你为什么放过我?”

    希拉德向念冰伸出手,念冰也不客气,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身体一阵摇晃,脑海中的晕眩感似乎更加强烈了,如果不是胸口处的天华牌不断传来一股股温暖的气息,恐怕他早已经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希拉德手上光芒一闪,多出了一颗樱桃大小的青色药丸,“吃了它,失去的魔法力只能靠你自己,但这定神丸却可以消除你的不适。”

    念冰接过药丸直接吞入腹中,药丸入口后立刻化为一股苦涩的液体滑入腹中,热气随之升腾而起,念冰额头上冒起一层虚汗,但精神却变得好多了。他没有向希拉德道谢,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开口。

    希拉德同样也看着念冰,“你就不怕我给你吃的是毒药么?”

    念冰笑了,“前辈,您不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多余么?如果您想杀我,可以有一百种方法。何必用毒这种卑劣的手段?何况,再您刚才说让我支撑雪鹰攻击的时候,我就知道您对我并没有杀心。如果想问什么,您现在可以问了。”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