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凤女·离天剑(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冰火魔厨

    ()“凤女,你每天吃什么?怎么只有米?”念冰疑惑的问道。

    凤女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每天都喝粥啊!师傅在时也是这样。师傅说,粥是最好消化的。有的时候,我们也会买些菜,撕碎以后放在粥里煮,师傅说,那样营养就够了。菜我昨天吃完了,我现在去买吧。你需要什么?”

    “只喝粥?”念冰目瞪口呆的看着凤女,苦笑道:“你们的生活还真是简朴。不用去买了,我们先出去。”

    两人重新走到院子中,凤女看着念冰,不好意思的道:“本来想留你吃饭的,但我却忘记了没有菜,对不起。”

    念冰微笑摇头,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怜惜,“没关系,我有办法的。如果连这都克服不了,我也不配是鬼厨的弟子了。”一边说着,他目光四散,朝空中看去,很快,他就在墙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眼中蓝光一闪,手腕向墙头轻指,两道蓝光电闪而没,顿时,正在墙头玩耍的两只鸽子被蓝光洞穿,掉了在院子内的地面上。

    凤女吃惊的看着念冰,“你也会武技么?干什么杀了那两只鸽子,它们多可怜啊!”

    念冰道:“我不会武技,那只不过是低级的冰系魔法冰箭术而已。人是杀不了,但杀个鸽子问题才不大。凤女,你要知道,在一名厨师眼中,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都是材料,你这里既然没材料,我也只好自己弄些了。”

    凤女不满的看着念冰,“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残忍的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残忍么?那待会儿你不要吃就好了。”一边说着,他走到墙角处,将两只鸽子拎了起来,经过八年修炼,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先前发出的冰箭,直接将两只鸽子的头部打碎,并没有让它们多受到什么痛苦。

    拿着两只鸽子从凤女身旁走过,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目光,念冰微笑道:“鸽子的营养价值非常丰富,有强身益肾之功效。你既然说我残忍,就不要看我怎么处理了。”说着,他直接走向厨房。

    “不,我要看。”凤女倔强的瞪了念冰一眼,跟着他一起进入了厨房。

    念冰取过一个盆,倒了些水,回到院子里,动作极快的将鸽子身上的毛全部去掉,再将其五脏取出,把鸽肉洗干净。

    看着面前血腥的场面,凤女连连皱眉,勉强坚持着留在念冰身旁继续观看着。念冰微微一笑,手腕一翻,从怀中取出晨露刀,魔法力在他精神力的指挥下,轻易的将盆中血水和五脏凝结成冰,将盆倒转轻磕,冰从盆中而出,念冰一手抓着两只洗好的鸽子,轻声吟唱道:“灼热之火,迸发你们内心的热情,爆发于天地之间,爆炎术。”一颗凝实的火球出现在他面前,念冰眼中精光一闪,直径达五寸的爆炎之球轰然而去,砰的一声,整块血冰完全消失了,除了一股淡淡的水汽流逝以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凤女呆呆的看着念冰,“你,你会两种魔法?冰与火,这怎么可能?”

    念冰微笑道:“世间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敢想敢做,幻想就有可能成为现实。我和师傅学习厨艺的时候,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来毁灭垃圾,怎么样,没给地上留下痕迹吧。冰与烈火,会化为水汽,我先前冻住那血水的时候,已经将里面的鸽子五脏与冰完全融合,在爆炎的轰击下,自然就会消失了。”爆炎,三阶魔法,需要中级魔法师的实力才能施展,爆炸力极强。

    拿着鸽子回到厨房之中,念冰抓住一条鸽子的腿,将其提了起来,凤女由于念冰对鸽子的残忍,对他的好印象此时已经降低了不少,靠在厨房门上,看着他到底要做什么。她惊讶的发现,左手抓着鸽子,念冰整个人仿佛变了,他站在那里,竟然如同磐石一般稳定,犀利的目光完全落在鸽子上,似乎在观察着什么?突然,他动了,凤女只看到一道青蓝色的光华飘然而出,光华闪烁间是如此绚丽,念冰的右手此时竟然如同幻影一般,不断的翻转闪烁,一条条几乎同样的肉丝不断在下方的案板上堆积,虽然看不清刀影,但是,凤女却吃惊的发现,在那青蓝色光华闪烁中,念冰手中的鸽子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骨架。前后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念冰就已经又换了一只鸽子,青蓝色的光华依旧在闪烁着,当两个骨架出现在案板上时,旁边已经多了一堆均匀的肉丝。念冰从怀中摸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裹住刀身缓缓带过,晨露刀上霜雾流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念冰微微一笑,走到灶台前,左手一指,一团火球撞击在柴和上,火焰燃烧而起,炉上的锅还算干净,两只鸽子的骨架直接扔入锅中,将一旁的清水注入,只是刚刚没过骨架他就停了下来。将锅盖盖好,微笑道:“原汤化原食,才能将营养完全吸收。”

    凤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念冰,喃喃的问道:“你真的不是学习武技的么?你的刀好快。”她很清楚,虽然自己修炼斗气,但手腕的速度绝对没有念冰那么快。

    念冰笑道:“我这刀法只能切菜切肉,而且只是单纯的刀而已,可不像你,修炼了华天前辈的九离斗气。可惜,我想专注于魔法的修炼,否则,有可能会向你讨教一些斗气的知识呢。你这里只有盐,所以我就不做炖鸽子了,简单做一个鸽肉饭给你吃吧。”一边说着,他从腰间摸出一个方形的小布囊,在案板上摊开,布囊里面是一个个小布袋,每一个布袋上都套着一样东西,大小粗细不同,最大的是一柄小刀,而最小的,则是一根长针。一共十余样,大多是针形物品。

    凤女好奇的道:“你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怎么像是行医的郎中。难道你还会针灸么?”

    念冰微微一笑,道:“针不只是可以针灸,用来做饭也是不错的。”一边说着,他从旁边那出一个盆,舀了些米,用清水简单的过了一遍,放在身旁,左手捏起一粒米,右手从布袋中拈出倒数第二细的针,针一入他手,针头处顿时变成了红色,散发着丝丝热气。手腕一振,那火系魔法烧红的针直接扎向左手捏起的生米粒,同时左手小指一挑,一根肉丝从针尾处的孔中穿过,竟然如同丝线一般,针从米的另一端而出,米粒竟然被肉丝穿好。紧接着,念冰的动作开始快了起来,一颗又一颗米粒不断的随针穿插,竟然在那一根肉丝上巧妙的穿成一串。神乎奇迹处另凤女眼中的惊讶越来越盛,这哪里是在做饭啊,分明就像是在做一件完美的工艺品。

    复杂的工程在念冰手中不断的施展着,双手如同幻影一般伸缩,没有一丝迟滞,没有一丝错漏。不过,即使以他的速度,所有肉丝完全穿上米粒时,也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看着一排排的的米粒,念冰笑了,这种肉丝传米的技术,是他结合了魔法才完成的,没有灼热的火针,根本不可能将每一粒米都穿的如此均匀,米粒如同珠帘一般平放在案板上,念冰回过身,打开锅盖,由鸽骨熬成的汤在腾腾热气中散发出淡淡清香,从一旁拿过一个勺子,小心的将两具鸽骨从锅中挑出,看着那乳白色的汤汁,他微微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过身,喃喃的念叨了几句什么,淡淡的蓝光包裹住案板上的米粒,竟然将那些肉丝穿好的米冻成了一块,晨露刀出,轻轻一挑已经将冰冻成块的米挑了起来直接顺入锅中,在冰块上均匀的撒下一层薄盐,盖上锅盖,将晨露刀收回鞘中,转身朝早已经陷入呆滞中的凤女道:“好了,再煮大约小半个时辰,就可以吃了。鸽肉饭味道虽然不错,可惜就是比较浪费工夫,还要麻烦你再等一会儿。”

    凤女目光奇异的看着念冰,“你,你这是在做饭么?这要是普通厨师做,恐怕一天也做不完吧。”

    念冰失笑道:“一天?要是用一天的时间,鸽肉丝早就不能吃了。光是做的好看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等你品尝之后再下结论吧。”

    两人走出厨房,凤女先前那一丝不快在念冰神乎奇技般的厨艺中早已烟消云散,搬来两个木凳,两人就在院子中坐下,念冰显得有些疲倦,微眯着眼睛,看着院墙外那颗高大的古树,肉丝穿米,是需要完全精神集中的,一下做那么多,就像控制了一个大魔法似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为凤女做如此烦琐的鸽肉饭,听起来虽然简单,但越是这种简单的烹调,越能显示出厨师的技艺。

    电脑访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冰火魔厨